习近平出席庆祝建军90周年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

  • 习近平视察解放军报社 强调坚持军报姓党强军为本创新为要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25日视察解放军报社,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对解放军报创刊60周年表示热烈的祝贺,向报社全体工作人员和离退休老同志,向全军新闻工作者致以诚挚的问候。习近平强调,要紧跟强国强军进程,弘扬改革创新精神,坚持军报姓党、坚持强军为本、坚持创新为要,努力使解放军报政治上更强、传播上更强、影响力上更强,为实现中国梦强军梦提供有力思想舆论支持。

  • 王锐:习主席曾登上过我的战车

    陆上如猛虎,水中若蛟龙,战场上,两栖火炮上山入海,靠的是车组成员对战车的熟练掌握和精准操作。在第42集团军某装甲团,有这样一个车组,平日当尖兵,演习打头阵,车长王锐,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被称为“全能车长”。

  • 1936年5月5日,红一方面军东征回师陕北后,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发表了《停战议和,一致抗日的通电》。蒋介石坚持其内战政策,不仅没有接受这一建议,而且还继续调集大批军队,准备对我陕甘根据地进行新的围攻。为保卫西北,巩固、扩大陕甘抗日根据地,扩大抗日红军,争取和东北军、西北军停止内战,团结抗日,并力求向北打通同苏联、蒙古的联系,向南迎接红二、四方面军北上,实现红军三大主力会师,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以第一军团、第十五军团、第81师和骑兵团,共1.5万余人,组成西方野战军,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向陕甘宁边区进军,打击顽固反共且兵力较为分散的马鸿逵、马鸿宾部,为创造西方根据地扫清障碍。红28军出陕南,与该地区的红74师会合,活动于鄂豫陕边,吸引和牵制敌人,以策应西方野战军的作战。[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结束了战略转移,将中国革命的大本营和民族抗战的出发点放在了大西北。 当时,日本导演的“华北五省自治运动”正在进行,华北五省已名存实亡。国民党政府继续推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调动几十万大军对陕北苏区大举进犯,妄图乘中央红军立足未稳之际,一举消灭。 陕甘苏区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之一,经济落后,交通闭塞,苏区的巩固与发展受到很大限制。而这时的中央红军减员极大,装备极差,亟需扩红筹款,休整补充。陕甘苏区,不仅无法解决红军的燃眉之急,也难以供养大批部队和机关。[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第1、3军团胜利到达陕甘根据地的保安县吴起镇,胜利地结束了长征。11月3日,根据党中央的决定成立了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任主席,周恩来、彭德怀任副主席,并将红15军团编入红1方面军,共约1.1万余人,彭德怀任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9月13日,党中央率陕甘支队(由红1方面军第1、3军和军委纵队改编)由俄界出发,沿白龙江东岸。爬高山,穿密林,歼灭了一些敌人堵击部队,于17日到达岷山脚下的腊子口。 腊子口是岷山山脉的一个重要隘口,是川西北通向甘南的门户,口宽约30米,周围是崇山峻岭,地势十分险要。两个悬崖绝壁间夹着一道窄窄的山沟向上延伸,两边绝壁峭立。山中一道河水急流而下,隘口处的河上架着一座木桥,横跨于两岸陡壁之上,是通过腊子口的唯一通路。蒋介石在岷县、腊子口地区配置了两个师,妄图凭借天险挡住红军的出路。鲁大昌两个营的兵力驻守在腊子口,1个营扼守隘口,1个营配置在隘口后边的三角形谷地,师主力配置在隘口以北至岷县一带,可随时增援。他们在桥头和山崖上构筑了碉堡,形成了交叉的火力网。[ 详细内容请点击]

    红一、四方面军会师后,1935年8月3日,红军总部制定了夏洮战役计划,将红军分成左右两军:在卓克基及其以南的地区的第5、9、31、32、33军为左路军,由朱德、张国焘率领,经阿坝北进;在毛儿盖地区的第1、3、4、30军为右路军,由徐向前、陈昌浩率领,经班佑北上。中央、中革军委随右路军行动。(此时原红一方面军之第1、3、5、9军团已依次改为第1、3、5、32军)[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5月25日,中央红军长征先头部队红1军团第1师第1团一部在四川省安顺场强渡大渡河成功后,蒋介石急调川军2个旅增援泸定桥。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为迅速渡过大渡河,挫败国民党军前后夹击红军的企图,决定红1军团第1师及干部团由安顺场继续渡河,沿大渡河左岸北上,主力由安顺场沿大渡河右岸北上,两路夹河而进,火速夺占泸定桥。[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5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从云南省皎平渡巧渡金沙江后,沿会理至西昌大道继续北上,准备渡过大渡河进入川西北。蒋介石急令第2路军前线总指挥薛岳率主力北渡金沙江向四川省西昌进击;令川军第24军主力在泸定至富林(今汉源)沿大渡河左岸筑堡阻击;以第20军主力及第21军一部向雅安、富林地区推进,加强大渡河以北的防御力量。企图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围歼中央红军于大渡河以南地区。[ 详细内容请点击]

    金沙江位于长江的上游。它穿行在川滇边界的深山狭谷间,江面宽阔,水急浪大。如果红军过不去江,就有被敌人压进深山狭谷,遭致全军覆灭的危险。当红军大队人马向金沙江挺进时,蒋介石如梦初醒恍然大悟,认定红军的目的既不在贵阳,也不在昆明,而是“必渡金沙江无疑”。1935年4月28日,他下达命令,控制渡口,毁船封江。就在红军进抵金沙江前夕,江边的敌人已将所有船只掠到北岸了。[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月上旬,中央红军长征到达贵州遵义地区。15~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遵义召开扩大会议,纠正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军事上的错误,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红军和中共中央的领导地位。这时,蒋介石为阻止中央红军北进四川同红四方面军会合或东入湖南同红2、6军团会合,围歼中央红军于乌江西北的川黔边境地区,调集其嫡系薛岳兵团和黔军全部,滇军主力和四川、湖南、广西的军队各一部,向遵义地区进逼。1月中旬,薛岳兵团2个纵队8个师尾追红军进入贵州,集结于贵阳、息烽、清镇等地,先头已进至乌江南岸。[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5年1月1日,中共中央在猴场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决定指出:“建立川黔边新苏区根据地。首先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然后向川南发展,是目前最中心的任务”。红军总政治部下达《关于瓦解贵州白军的指示》。朱德电示红军各部,“偷渡部队不应小于一个团”。红一军团第2师进抵乌江南岸,其前卫4团逼近乌江界河渡口,进行火力侦察,准备渡江。[ 详细内容请点击]

    1934年11月中旬,突围的中央红军跨越敌军的三道封锁线,进入湘南的嘉禾、兰山、临武地区。这时,蒋介石真正搞清了红军战略转移的目的地。他任命湘军头目何健为“追剿军”总司令,调动湘军和桂军,在零陵至兴安之间近300里的湘江两岸配置重兵,构筑碉堡,设置了第四道封锁线。蒋介石则亲率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部及部分湘军在后面追击。此时的蒋介石踌躇满志,得意洋洋,以为定能将红军全歼于湘江、潇水之间了。[ 详细内容请点击]

    • 今天,当“厉害了我的国”成为亿万中国人的自信慨叹时,我们不能忘记是谁喊出了“向我开炮”,又是谁在被敌人炮弹削低了两米的山头上,如同“从地底下钻出来”一般……历史走到今天,我们早已告别了缺弹少炮的日子。

    • 第71集团军某旅二营四连,是1928年在井冈山组建的红军连队,曾为毛主席、朱总司令警卫17年,出色完成了遵义会议等重大警卫任务,长征途中无一减员,被红军总政治部授予“巩固部队模范红星警一连”荣誉称号,先后参加百团大战、黄崖洞保卫战和赴朝作战等重大战役战斗。

    • 一只手,一只黝黑、粗糙、充满质感的劳动者的手。照片上的老人肩背微躬,满脸沧桑,黑色的粗布棉袄上,右肘部有磨破的大洞,一顶北方农村常见的旧毡帽,标示出他的农民身份。他的手搭在战士的肩头,像是轻抚,又像在用力。

    • 一幅老照片和一句简单的注释:“齐家埠战斗结束后,我军某部十四团五连战士在缴获的战防炮周围合影。”将多少鏖战厮杀和流血牺牲一笔带过。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为您讲述他们为何笑得这样甘甜。

    • 当我们看到一代代军人在不同的年代作出共同的抉择,那么请相信,这一定与这支军队的基因有关,一定与这支军队的血脉有关。今天的《解放军报》“建军90周年特刊”刊发了一幅解放战争时期的老照片——许多前尘往事已化作云水盘桓间的记忆,但眼前的此情此景,却永远是灿然见景的鲜活画面——你听,党的召唤传来,那攥紧的拳头宣誓着决心;你看,战斗的命令下达,那高扬的手臂挥舞着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