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场“攀岩人”

——中越边境广西段扫雷行动见闻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陈典宏、宋邦稳、关磊责任编辑:姜可
2018-02-08 16:27

爆破过后,光秃秃的雷场(宋邦稳摄)

军报记者讯(记者陈典宏、通讯员宋邦稳、关磊)“3、2、1,启爆!” 中越边境广西段扫雷行动现场,随着一声令下,“轰隆、轰隆”的爆炸声响彻云霄,雷场上空顿时腾起巨大浓烟。强烈的冲击波,将茂密的树林清理得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

地雷就在这样的乱石堆里(宋邦稳摄)

去年11月27日中越边境扫雷行动重启以来,担负广西段扫雷任务的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截至2月上旬已完成深度排雷作业近20万平方米,深排、封围雷场20多个,搜排出地雷100多枚。

陡坡上,利用绳索保障搜排(宋邦稳摄)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广西边境8个县(市、区)17个乡镇历经数次扫雷行动,现仍遗留有大小53处200多万平方米的雷场。这些遗留雷患,有的位于地貌复杂、沟壑纵横的高山密林,有的就在边境开发前沿的贸易关口附近,长期困扰着边民安居乐业和边境地区开放开发。为彻底清除雷患,该边防旅扫雷官兵兵分东西两线同步开展扫雷行动。

陡坡搜排(宋邦稳摄)

雷场勘察是每一个雷场作业任务的开始,扫雷官兵带着地图、北斗手持机和砍刀,在勘察雷场的同时,在密林里为进入雷场砍出一条人工通道。南方卡斯特地貌,造就了雷区的复杂地貌,平坦便于行走的山洼,往往就是一处雷场。进山的路为了避开雷场,不得不选择在悬崖峭壁上攀爬,人工搬运爆破筒也必须走这条路。驻地老百姓都把扫雷官兵称为“雷场‘攀岩人’”。

官兵趟雷场证明这片土地地雷搜排干净了(宋邦稳摄)

位于广西大新县硕龙镇的044号雷场地势险要,官兵们从硕龙镇互市贸易点背负着50多斤重的爆破筒进入雷场,单程就要四五十分钟,往往一天就要上下山几个来回。

绝壁攀岩(宋邦稳摄)

雷场爆破完毕后,搜排手穿戴着29斤重的防爆服,头戴6斤重的头盔,手握探雷器、小铲和探雷针进入雷场,逐寸土地展开搜排。如果是坡陡的地方,搜排手需要从坡顶通过绳索滑到坡底,再沿着爆破筒开辟的通道搜排。搜排确认安全的地方,官兵们会用黄色旗子标识出来,可疑区域用红色旗子标识出来。

雷场交接,移除雷场标识碑(宋邦稳摄)

虽然是冬天,但每次搜排作业下来,官兵们的衣服和防爆服都会被汗水浸透。扫雷作业不仅考验着官兵们的体能素质,也考验着官兵们的心理素质。

雷场勘察的官兵,在密林间寻找进雷场的路(宋邦稳摄)

“探头扫到一个区域报警,站在那里就不敢迈步了。”扫雷队三级军士长邢志明说起前几天的一次搜排经历,仍心有余悸。他说:“后来,光这1平方米多的土地上,就排出了5枚地雷。”

搜排手正在排雷(宋邦稳摄)

雷场搜排完毕,排出的地雷诱爆后,扫雷官兵要向当地政府和老百姓移交雷场。移交雷场前,官兵们要当着政府代表和老百姓的面,手牵手在雷场上走几个来回。

小心翼翼地控制搜排出来的地雷(宋邦稳摄)

“为什么交接时扫雷官兵需要手牵手走过雷场呢?”带着很多读者的疑惑,记者询问扫雷官兵。扫雷官兵说:“每一寸土地我们都认真搜排过,我们对自己的扫雷技能有绝对信心,更何况我们解放军不能把危险留给人民,趟雷场,就是要让老百姓亲眼看见这片土地上,每一寸都是安全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