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改当前,这位护士长"转身"之后,以战斗的姿态重回“病毒窝”

来源:军报记者责任编辑:曾礼明
2017-08-15 14:59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传染科护士长梁霞20年如一日工作在传染一线,自主择业后重回“病毒窝”——

 “病房里有我牵挂的兄弟”

4月下旬,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传染科,一场抢救正在进行。

某部战士小张不明原因高烧、抽搐,血压太低,血管塌陷,值班护士几次穿刺都没成功。闻讯赶来的护士长梁霞镇定自若,针入血出,一次成功。胸外按压、取药配药、观察心电……半个多小时的抢救,战士脱离生命危险,梁霞没歇一口气,没喝一口水,后背湿了一大片。

梁霞是去年自主择业后又被原岗返聘的。当时,上级分给这所医院的转业名额下来后,医院为最大限度降低对发展的影响,保留医疗骨干。经过慎重考虑,军龄满27年的梁霞,主动向医院递交了自主择业申请。

有人提醒她,再过3年就可以退休,为啥不争取一下?

“改革关口,医院面临很多困难,克服个人困难不给组织添麻烦,就是支持改革。”梁霞告诉记者,去年,20多名护理骨干响应组织号召,脱下了心爱的军装,她们中有的临近退休,还有的涉及晋职晋级。

翻看梁霞履历,在传染科工作20年,先后参加抗击非典、国际维和、驻训演习等重大卫勤保障任务,零距离接触过埃博拉、艾滋病、非典等烈性传染病,被联合国授予和平荣誉勋章,2次荣立三等功。凭着自身过硬的专业素质和丰富经历,自主择业后完全可以换个环境好的岗位,让人不解的是,她主动申请以聘用人员身份回到“病毒窝”。

“病房里有我牵挂的兄弟。”梁霞说,“传染专业风险高、压力大、环境差,甚至受歧视,很多医护人员不愿意从事这个专业,造成人才培养周期长、保留难。改革当前,正是医院和科室需要的时候,虽然环境差一点,压力大一点,但脱下军装后,还能继续为军改做贡献,感觉特别幸福。”

采访结束,记者跟随梁霞洗消,无意间看到,她手上的皮肤干涩、关节突起,比一线官兵的手都粗糙。她苦笑一下说,每天上百遍洗手,抹啥化妆品都不管用。

记者不禁感慨,在军队改革关口,很多官兵像梁霞一样,虽然脱下军装,但仍牵挂着国防和军队建设。他们主动放弃地方高薪高职,以聘用身份重回战位,继续冲锋在改革强军的一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