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初心,这所79岁的“老八路”医院如何实现转型与重塑?

来源:军报记者责任编辑:曾礼明
2017-08-15 14:52

“老八路”医院的转型与重塑

解放军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矢志改革强军纪实

引子

这是人民军队光辉史册崭新的一页。2016年9月13日,习近平向联勤保障部队授予军旗并致训词。站在历史新的拐点,从红军走来的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把主席训词融入灵魂、落在行动,按照新体制、新要求加快转型步伐,朝着创建全军一流的“白求恩式”模范医院的目标迈进。

这是全军第一所奔赴抗日前线的老八路医院。

抗战烽火中,白求恩带领医疗队转战晋察冀,把手术台搭在离火线最近的地方,救治伤病员1163万余人次,涌现出百名英雄模范。

这是全军第一所由乡村战略转进大城市的后方医院。

79年来,历经10次转隶、20次改编,他们看齐追随、牢记宗旨、改革创新,成功实现从战地医院到现代化大型综合医院转型。

今天,白求恩传人在改革强军的新征程中不改本色、不忘初心,向建设全军一流的白求恩式模范医院发起冲锋,在保障部队战斗力的道路上实现转型与重塑。

 转型,首先要转思想

一场演练,暴露出十几个问题,让现场观摩的医院领导眉头紧锁。

数辆救护车呼啸而至,一下子拉来20多名伤员,负责伤员分类的野战医疗所护士长唐丽娜慌了神,手忙脚乱,很是吃力。一肚子委屈的她追问导演组,过去都是2、3个伤员,这次咋这么多?

原本是为了讨个说法,却被导演组问了个大红脸:“战斗有大小,伤员更没有定数,每次都按老套路练,上了战场能跟得上吗?”

手术组医生王江涛也遇到了类似问题。救治一名腿部贯通伤伤员时,他熟练地探查、缝合、包扎,不到十几分钟,完成手术。谁料,导演组却判定这名伤员“救治不当”。

“弹头高速钻进肌肉,合并烧伤、物理损伤,必须首先进行清创,而不是缝合。”导演组神情严峻地点评。

“思想转变不过来,怎么练也是白费劲!”今年盛夏,医院把野战医疗所拉倒某旅训练场,在与一线官兵联训联保中,深刻查找根源,研究解决办法。

太行深处,尘土漫天,一群臂挂“红十字”袖标的官兵穿梭在滚滚铁流中,或止血包扎,或转运伤员,或分类救治。尘埃落定,一脸泥水的医护人员围坐在一起,展开激烈讨论。“你打你的,我救我的,联合保障究竟怎么联?”“方案想定坐在办公室想当然,一拉到训练场很多用不上”……思想交锋中,他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必须紧盯未来联合保障的转型方向,围着打仗搞建设,围着打仗带队伍,围着打仗建方案。

为了适应未来联合战场,他们定期组织骨科、烧伤、普外、神外等与战场对接最紧的科室,进行战创伤课题研究,打造强势军事学科群。建立团以上领导干部健康评估系统,对体系部队拟任干部进行身体和心理健康评估,为干部调配提供科学依据。大力开展战创伤技术研究,对战场亟需的技术重点扶持、优先发展。目前,3D打印技术治疗复杂性骨折、腹腔镜下精准肝切除等十余项军事医学技术相继开展。

创新,缩短转型的周期

2008年5月,耳鼻喉科主任李晓明见到了名叫黄喜顺的患者。一检查,李主任的眉头拧成个大疙瘩:鼻子上的瘤子拳头一样大,脑子、牙齿、眼睛、颈内动脉都被侵犯。如果切除肿瘤,术中任何一点闪失,患者手术台都下不了。如果不切,生存期不过三个月。

黄喜顺的家属说,为了看病,走遍了北京、天津、上海等地的大医院,医生都说没救了。

李晓明沉思片刻,答应给他做手术。

切肿瘤、植皮瓣、接血管……6个多小时后,手术成功完成,黄喜顺得救了。

“头颈部复发性鳞状细胞癌的切除和缺损创面修复,是世界公认的医学难题,也是头颈部战创伤修复亟需攻克的课题。”李晓明介绍说,这项技术如果用于战场,会挽救很多官兵生命。近20年间,科室几代医务工作者攻关不辍,攻克一个个技术难关,逐步形成头颈部外科创伤治疗的新模式,使我国在该领域的救治水平跨入世界先进行列。

2012年,这一成果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领奖现场,一名记者采访李晓明:“攻克这一课题后,会产生多大的经济效益?”

“我是一名军人,应当关注的是如何保障战斗力,不是能挣多少钱。”李晓明的话铿锵有力。

话语铿锵,落地有声。在国际维和、抗震救灾以及重大车祸、爆炸事故伤员救治等多样化军事任务中,该院医护人员运用这项成果成功救治多名头颈部缺损创面修复患者。

 “战场需要,就是科研攻关的方向!话虽好说,做起来,有时候需要很大的勇气。”医院骨二科主任步建立在科研攻关道路上,面临着这样一个选择——

60多岁的退休老干部“同侧多发腰椎神经纤维瘤”,命悬一线。病例讨论会上,有人担心地说,肿瘤朝向腹部,开刀要避开腰动脉,一旦触及,很可能大出血危及生命。也有人说,3个肿瘤长在神经根上,多剥离一点,病人就会瘫痪。

是做,还是推?步主任陷入两难。

当时,他在国际维和战场和部队训练场巡诊时了解到,很多官兵出现复杂性贯通伤、爆震伤等情况时,由于临床经验不足,非死即残。

训练场上,军队医务工作者急需提升应对复杂战伤的技术!这绝非是一项全新课题,但绝对是一次重大挑战。

步建立接过这块“烫手山芋”,深情地说,技术不过硬,战友怎敢把生命交给你?

6个多小时的艰难手术,患者得救了。走出手术室,步建立激动地说:“这例手术为救治复杂战伤官兵提供了宝贵借鉴。”脱下手术衣,他又钻进办公室,整理手术相关资料。

“紧贴战场需求进行科研立项,这是医院一直以来创新发展的方向。”该医院医务部助理员杨涛翻开近年来医院新业务、新技术登记本,如数家珍,首个、首例、首次等字眼一次次映入眼帘。军事噪声性耳聋防控技术研究、眶外伤性眶壁骨折、外伤性视神经损伤等科研项目全军立项。

 自己转身,换来医院的转型

“口腔科主任薛毅主动申请自主择业!”年初,这条消息在医院炸开了锅。

薛主任从军35年,28岁成为河北省口腔专业的副主委,34岁晋升正高职,36岁当选中华口腔医学专业中青年理事……带出了全军一流的科室,为何在这个节骨眼提出退休?面对大家的不解,薛毅坦露心迹:“我50多岁了,主动让出位子,多保留一些中青年骨干,这是咱保障打赢的底气。”

考虑到科室的长远发展,医院没有批准他的请求。他二话没说,选择留下。在医院举行的告别军旗仪式上,这名老兵说出这样一句肺腑之言:“不管走,还是留,都是为了医院的转型,都是为了改革强军的伟大实践。”

如今,薛主任正在实施科室的“新星战略”,培养更多的“后起新星”。目前,科室2名年轻技术骨干新增当选全国学术组织的委员,4人在省级学会新任职务,保持了医院非军人晋升高级职称、获得省级课题、省部级科技进步奖第一人的记录。

“我常想,是什么激励着一茬茬官兵无怨无悔、不计得失?”医院领导告诉记者,“想来想去,就是一代代白求恩传人顾大局、讲奉献、听招呼的好传统!”

12年前,医院接到命令,200多名干部面临转业,大家坚决响应组织号召,退伍不褪色,很多人接到转业命令后,仍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直到把自己主治的最后一名伤病员送回训练场。

去年底,医院被分配50多个转业名额。为最大限度保留骨干、最大限度降低对医院发展影响、最大限度维护干部切实利益,医院20多名护士长主动让出岗位。转业不久,干部病房护士长左会川通过医院竞争上岗制度,再次回到岗位。她说:“能在自己已经脱下军装的时候,继续服务于这场伟大的变革,无疑是一种幸福。”

改革大潮中,既有急流勇退,也有深情坚守。

这所医院妇产科副主任杨波是医院特招入伍的人才,擅长的妇科肿瘤、微创、不孕不育等专业技术区域领先,主研了3个省部级科研项目,特别是在不孕不育专业国内领先。从2008年承接全军计划生育优生优育中心后,科室累计为800多对夫妇开展集中诊治,让200多对夫妇圆了求子梦。

“部队医院管理严、挣钱少,不如到地方闯一闯!”年初,得知部队改革的消息,很多地方医院许以她优厚待遇,亲戚朋友也多次劝她脱下军装。她思虑再三,婉言谢绝。

“虽没有操枪弄炮,却可以让官兵安心谋打赢,干一辈子也愿意!”面对别人劝说,杨波的话语掷地有声。

转身为转型,转型为打赢。放眼病房里、巡诊路、训练场,一代代白求恩传人正向着改革强军的新征程,大步前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