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脖子以下”改革在即,军医汝磊生不为地方高薪所动,只为一心铆在战位上

来源:军报记者责任编辑:曾礼明
2017-08-15 14:48

“脖子以下”改革在即,军医汝磊生不为地方高薪所动,只为一心铆在战位上

 

开出百万年薪,留出主任位置……面对地方大医院伸出的橄榄枝,符合转业条件的军医汝磊生却选择留队。他说——

“组织需要我,必须留下”

临近春节,“脖子”以下改革的消息沸沸扬扬,几乎淹没了节日气氛。直面走留的选择,官兵有的果断,也有的迷茫。

这天上午,记者来到解放军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采访在改革当下进退走留抉择中,一名主动选择留下的军医。

军改实施以来,从将校军官到普通士兵,坚决服从改革大局,让走就走,很多人脱下了心爱的军装。这样的感人故事,记者听说过很多,也采访过很多,而宣扬一个主动留下来的军医,还是第一次。带着一脑子的好奇,记者决定去一探究竟。

在这所医院政治部办公室,记者见到了采访对象——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主任医师汝磊生。磨破衣角的白衣,残留胡须的脸膛,布满血丝的眼睛,黑白参差的头发……初见汝磊生,记者怎么也不能和“医学大家”联想在一起。

医院政委鲁建辉介绍说,汝主任是中国医师协会河北省心脏重症学分会副主委,在省内率先开展陈旧性心梗介入治疗等20余项新技术,每年完成介入手术5000多例,慢性闭塞性病变介入治疗200多例,手术量、难度和成功率均进入国内先进行列,多次在国内学术会议上给国内外专家演示高难手术。

此言非虚。40多岁的美国教师瑞特,患有严重的冠心病,3支血管中2支堵死。经过一次搭桥手术后,再次复发,植入了支架。几年后,第三次复发。在美国四处求医,专家均束手无策。一天,瑞特在网上看到了汝磊生成功救治类似病例的消息,专程找到了他。2个小时,汝磊生用一根头发粗细的导丝,采用他首创的定向挤压技术,把堵在心血管里硬如石头的堵塞物一点一点击碎。瑞特得救了,至今未曾复发。

酒香不怕巷子深。去年,军队调整改革期间,上级分给医院50多个转业指标。时年53岁的汝磊生,正好处在自主择业的上限。这个消息不胫而走,国内很多大医院伸出橄榄枝,有的留出主任位置,有的许以百万年薪,还有的给车给房。面对如此优厚待遇,汝磊生却不为所动,婉言谢绝。

采访到此,记者不禁疑问,选择这个时候脱下军装,不仅是响应改革号召,还能得到地方医院的优厚待遇,这是名利双收的好事,他为啥还选择留下?

面对记者的疑惑,汝磊生说:“我从一名普通的医生,成长为硕士、博士、研究生导师,被选派到德国、英国深造,成为国内知名的心血管专家,哪一步都离不开组织的培养。为了学科发展,医院任命我为科室副主任,专门负责冠心病介入治疗,还协调省市多个部门,开启冠心病急救绿色通道,没有这些平台,啥事也干不成。”言至此,汝磊生眼角有些湿润,他动情地说:“分房子,协调孩子上学,帮助料理老人后事,医院党委的关心让我一辈子忘不了。”

感恩才懂得报恩。汝磊生告诉记者,医院担负着2700余名老干部的保障任务,是华北地区保障人数最多、任务最重的单位。很多老干部不同程度的患有心血管疾病,近年来,随着军事训练强度难度的不断加大,很多年轻官兵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也有所提升,他所掌握的正是战场亟需的技术。

“军医因部队而生,也应为官兵而战。”汝磊生言语铿锵地说,“组织需要我,老干部和部队官兵需要我,我被大家这么信任和依赖,还有什么理由不留下?”

记者追问汝磊生:“您是一名军医,但也是社会中人,面对地方医院这么好的待遇,就没动过心?”

“介入手术,很多医生不愿意做。原因就是需要背着20多斤的铅衣,在全射线照射环境下进行,增加了医生患肿瘤的几率。”汝磊生一脸坦然地说,“我连命都不要了,要钱要地位还有什么意义。”

又逢一年转业季。汝磊生再一次站在人生十字路口,他的回答依然那样坚定:“只要组织需要,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留下!”

20多分钟的采访,汝磊生几次抬腕看表,神情焦急。原来,一名老干部病情危重,急等他手术。简单告别记者,他快步返回病房。记者模糊的视线里,出现这样的画面:他背起铅衣,钻进满是射线的手术室,娴熟地衔起导丝穿刺、导入。以命救命的抉择,戳疼了记者的视线。

采访结束时,记者向鲁政委告别。他意味深长地说:“我们这次邀请您来院采访,不仅是宣扬汝主任,宣扬医院,更重要的是要树立一种导向,不能为了完成任务把人才流失,而要把部队需要的留下来。”

记者走出医院,看到街上车水马龙,一片繁荣景象。在地方经济建设和军队改革浪潮的双重冲击下,面对进退走留,只要心系部队战斗力,每级组织和每名官兵都不应迷茫,都应像汝磊生一样意志坚定,做出正确的抉择。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