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察冀边区“模范护士”张喆

来源:军报记者责任编辑:张春雨
2017-08-13 20:55

谁说女子不如男

—记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护士、晋察冀边区“模范护士”张喆

张喆

张喆,又名张瑞芳,女,河北高阳县人,1923年9月出生,1938年参加八路军,1940年入党。抗日战争时期,她在担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三分院护士期间,不惧艰险,英勇顽强,表现出了无私无畏的英雄气慨。特别是在1942年至1943年抗战的艰难岁月,她在与上级完全失去联系的一年多时间里,没有药、没有钱、没有粮食,她白天为伤病员讨饭,晚上治疗,救治了80多人。1944年,在晋察冀边区第三届英模大会上,她被授予“模范护士”称号,为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优良传统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

白求恩工作者最鲜明的信条,就是一切为了伤病员,不怕艰难困苦,对伤病员有兄弟般的热爱,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三分院护士张吉吉,就是这样的一位英模。她原是抗日九分区高阳大队卫生所的看护班长,是一个不怕艰难困苦的共产党员。在冀中平原抗日战争的烈火里,她和热血男儿一样勇敢。为了伤病员,她讨过饭吃,她忍受过饥饿,经受住了生与死的考验,大家都夸她是“当代花木兰”。在1944年度的英雄模范选举中,她被评为白求恩工作者,被晋察冀边区政府授予“模范护士”称号。

(一)

张喆生长在较富裕的家庭,抗战以前曾上过4年初小。1939年她17岁的时候,曾教过一个时期的小学。从1940年到1941年她在冀中卫生教导队联校受训,学习了8个月的光景。1941年毕业,接着就碰上了日寇残酷的秋季大“扫荡”,那时她刚闹过一场肠胃病,身体还没有完全复原。她被分配在第三组当护士,并担任青年队长的工作,全组伤病员共有60多人。因为环境紧张,敌人经常搜山,以致伤病员同志每天只能吃高梁和棒子,这对当时29个痢疾病号,是很苦恼的一件事。可是,张吉吉不能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她向组长积极建议去找细粮,为伤病员解决困难。这意见被采纳了,她就带病筹粮,发挥了自己的模范作用,推动了大家一齐下手。等到两个月反扫荡过去,大部分伤病号就都好了。

1942年4月,她从路西回到了大平原,在冀中军区卫生部直属所担任看护员的工作。一切都很新鲜,她感到无比的欢喜,可是残酷的战斗正在前面等着,不几天“五一”大扫荡就开始了。敌人要形成一个惊涛骇浪的海洋,让我们游过去,有的人经住了这种考验,有的人却在险恶的风浪面前可悲的淹没下去了。因为环境的变化,卫生机关全是分散坚持工作。那时张吉吉这一组,共是8个工作人员,负责带领20几个伤病号,成天跟敌人兜圈子,在合击和清剿的空隙里,隐蔽地游来游去。可是那尽是狂风暴雨的日子呀,8个工作人员竟跑了6个,最后只剩下张吉吉和一个伙夫了。在这种情况下,张吉吉便把轻病号分成两个组,把伙夫也分在里面,给了他们一些粮票菜金,让他们自己打游击去。她带着8个重伤员,继续跟敌人作不屈的斗争。

(二)

日寇大扫荡,那真是最艰难的岁月啊!敌人来来去去,一天不知有多少次,大白天老百姓谁也不敢回村。张喆带着病号在麦地里宿了12宵,有8天不敢到村里去做饭。那些日子,她为了伤病员不饿肚皮,便只有沿街求乞了。每到天黑见老乡回去弄饭,她便悄悄地跟着回去,哀求着要一些饽饽之类的东西,有的老大娘对她说:“疯闺女,你愿意干这个,要饭吃冤不冤?咱们可没有饽饽给你吃!”张喆一点也不气馁,却耐心地解释道:“大娘,我是给八路军伤员要的。你也要想一想,自家儿子出去打日本打伤了,好几天不能动,工作人员不给他要些吃的,他吃什么呢?”一番话,老大娘被感动了,掏出两个饼给她。她也曾在有“公粮”的地方,偷偷地用裤子装一些小米出来。因为躺在麦地里的伤员们一个个都张着嘴,就象小燕子等着母亲喂食物一样,全等着她弄一些吃的呢。在完全没有办法的时候她也曾挖过野菜充饥。伤员们几次感动地对张喆说:“张同志,你就是我们的恩人,我们死了也忘不了你。”

经过多次转移,张喆带着伤员转到了自己的家乡高阳县,但这时的高阳,敌人到处修了岗楼,根据地被破坏了。她隐蔽在高阳住了些日子,经过精心照料,伤病员同志慢慢都已痊愈,于是她便将伤病员交给交通站处理,自己去寻找军区卫生机关。

(三)

一连几个月,张喆没有找到组织,完全脱离了上级,没有工作,也没有地方可去,只有独个儿在外流浪,等着过到路西抗日根据地去。六、七月的天气,她身上还穿着棉衣,可是又不敢回家去,因为她的家是在敌战区,离城很近,和家里又很久没有通过信。她有一个哥叫张坎,也不知道干了什么,后来打听到家里的情形,听说她哥当了抗日的区长,这才放了心,决定回家去换单衣,同时弄点钱做路费,好过到西边山里去。回到家里,母亲见到了她那种狼狈的样子,禁不住心痛地哭了,坚持要把她送到保定去上学,可她不乐意,心里念着的是自己革命的家——八路军。在家里蹲了好些天,整天提心吊胆,躲在小屋里不敢出门。一天黑夜,她哥张坎从区里回来,她高兴极了,跟哥商量好,决心随他一块儿出去,离开这沉闷的家。

哥哥把她带出来了,一时也没有适当的工作,并在一家老乡家里住下来。那时大风暴雨还没有过去,老乡恐怕惹事,以致把区长的妹妹当成了沉重的累赘,可是张喆是懂得自己应该怎样做群众工作的,她必须跟老乡打成一片,才能在隐蔽中找到安全。她虽是从娇生惯养中出来的人,却受过革命的教育和锤炼,心里并不轻视劳动。因此,她经常主动地帮助房东干活,比如纺线、上场、打麦、洗碗、做饭、哄孩子……什么事情她都插手去做。她不但帮助房东,有空的时候还帮助其他邻居,这样,老乡们谁都喜欢她,都稀罕她的能干和劳动,她就这样游在群众的大海中度过了最艰险的日子。

(四)

半年过去了。1943年4月的一个早晨,张喆突然听到南晋庄方向传来紧密的枪声,她跑到村外去打听消息,知道了八路军在南晋庄跟敌人干开了。一听到打仗,她就想到自己队伍的伤员,虽然她这时没有担任任何任务,可是还是把护理伤员当成自己的本职工作,她向老乡要了半斤棉花穰子,买了一些碱面,借了两把腊夹子,一把土剪子,和几根纺车上的竹签,全放在锅里煮起来,消过毒,准备用来作为换药的器械,另外又把别人藏下来的10个急救包也翻了出来。整整忙了一天,才算把材料准备好了。

等到天黑还不见什么动静,张喆又跑到村外打听消息。正好这时区小队副政委给她来了封信,告诉她今天24团在南晋庄战斗中,下来30多个伤员,正往某村送,请她前去帮一下忙。她高兴极了,连黑夜饭也没顾得吃,便带着材料,邀了一个过去当过卫生员的同志,一同赶到那儿去,给满院子的伤员迅速换好了药。随后,就把所有的伤员,分散着住在7个村子,她总是每日天黑跑去换一次药,到天明才返回来,这样一来一往,每天要跑五六十里路。为了治疗和照顾伤员,有时她竟一连三天三夜没睡觉。

(五)

张喆的哥哥张坎,是一个在群众中很有威望的区长,在工作上有能耐,更有高度的责任心。他经常和张喆一块去探望伤员,并从各方面帮助她做好工作。1943年5月,张喆为了在物质上给伤员一些安慰,特地赶到区里,请领给一部分资金。于是他们兄妹俩便一同到柳河庄看伤员,并在那里召集附近4个村的村干部开会,商量着慰劳伤员的办法。会一直开到半夜,这天晚上,他们就住在村里。

第二天一早,敌人包围了村庄。他们是专门冲着区长张坎来的,汉奸密探总是跟踪他。一发现情况,区长就把文件从口袋里掏出来,张喆接过把它隐藏在坑洞里。后来敌人进了院子,区长一面打盒子枪,一面突围,在打倒两个敌人以后,他自己也负了伤,为了坚决不做敌人的俘虏,区长照准自己打了一枪,就这样壮烈地牺牲了。

当时敌人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区长身上,所以张喆很容易就跑出来了,她亲眼见到哥哥的牺牲,在悲痛中却还惦记着村里伤员的安全。幸而隐蔽得好,这一天所有的伤员,都没有受到损失。

哥哥的牺牲,更激起了张喆对敌人的血海深仇,因此,她的工作积极性更加提高了。有一天,她到郭丹赶集,碰见舅舅也赶着大车到集上来,车上还坐着她的母亲。母亲一见她,就哭着说:“黑心的闺女,你哥死了,你怎么也不回家去,今儿回去跟我做伴,送你上学去。”张喆回答说:“我是回不去,丢下伤员谁管?”舅舅硬把她拉上车,可是她说她饿了,要去集上买些吃的,就这样又跑脱了。

在高阳地区,张喆进行了一年多的救护工作。1943年下半年,高阳卫生所成立,她参加了所里的工作。可是环境太困难,器械非常缺乏,公家也没法补充。一切为了伤病员的张喆,却以自我牺牲的精神,在自己应吃的粮食内,主动每天节省出4两,一个多月积聚了19斤小米,便拿来买了几件器械。这样使医疗增加了效能,保证了伤病员能早日恢复健康。

(六)

1944年春天,平原上的战斗又活跃起来。 2月底,张喆到县里开会,3月2日就发生了有名的大庄战斗。 大庄离张喆开会的地方有70里,离她的小组所在地有20里。听到打仗的消息,她的心情就完全惦念着战斗中的伤员了。那已经是天黑,会刚开完,她没有听从所长的劝阻,就连夜赶回来了。天明到家,人们又激动又惊奇地对她说:“你来了,我的老天爷,你怎么知道打仗呢?”她答道:“我在县里听说大庄打仗,就连夜往回赶,怕误了事,让伤员受罪。”于是大家便急急忙忙地准备材料,她自己又忙着动员担架、大车、找房子,准备坚壁的地方。

不久担架抬回来,一共是23个伤员,她迅速换药以后,就分别将伤员坚壁在两个村里,第二天早晨,敌人就出动过来,包围了村庄,可是因为弄得及时,隐蔽得严密,却没有遭受一点损失,真是险呀!不到一个月,这些伤员就在她的治疗护理下,完全伤好归队了。

“五一”扫荡后一年多的工夫,张喆单独救护了80多个伤员。这些突出的事迹,她自己却认为很平凡,是自己本职工作应尽的责任。这是很对的,可是象这样出色的白求恩工作者,也真是中华民族的好女儿,称得上是中国南丁格尔的新典型呵!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