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求恩经典言论摘录

来源:军报记者责任编辑:张春雨
2017-08-12 11:47

白求恩经典言论摘录

我确实累了,但是我很久以来没有这样愉快过。我很满足,我正在做着我要做的事……我能与这些同志相处和他们一起工作,真是莫大的幸福。对他们,共产主义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说一套或想一套,他们的共产主义是又简单,又深刻,像膝关节颤动一样的反射动作,像肺呼吸一样用不着思索,像心脏跳动一样完全出于自动。他们的仇恨是不共戴天的,他们的爱能包容全世界。

摘自1938年8月21日白求恩写给加拿大友人的信

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一个护理员的责任是什么?只有一个责任,那责任是什么?那责任就是使我们的病人快乐,帮助他们恢复健康,恢复力量。你必须把每一个病人看作是你的兄弟,你的父亲。因为,实在说他们比兄弟、父亲还要亲―他们是你的同志。在一切的事情当中,要把他们放在最前头。倘若你不把他们看得重于自己,那么你就不配从事卫生事业,也就不配在八路军里工作。

摘自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来到晋察冀军区,在这个医院里和你们一起工作,才不过几个月的工夫。我起初总觉得这是“你们的”医院,现在我却觉得这是“我们的”医院了。因为它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在英国,医院里有句老话:“医院要有一颗狮子的心,一双妇女的手。”这意思就是说,他必须胆大、坚强、敏捷、果断,但是,同时也得和蔼、仁慈、对人体贴。

摘自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们必须运用技术去增进亿万人的幸福,而不是用技术去增加少数人的财富。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穷人有穷人的肺结核,富人有富人的肺结核,富人复原而穷人死亡。

摘自白求恩《吁请肺结核早期压缩》一文

一个外科医生,如果看不见自然和世界送到他面前的暗示和答案,应该去挖沟,而不应该杀人的身体。

摘自加拿大阿兰、戈登合著的《外科解剖刀就是剑》

我们必须把医学看做社会制度的一部分。它是一定的社会环境的产物。

保护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改变产生不健康状况的经济制度,以及消灭愚昧、贫穷和失业。

摘自加拿大阿兰、戈登合著的《外科解剖刀就是剑》

我来中国是要到解放区工作的,现在抗战形势紧迫,请你尽快安排我上前线去!

摘自王炳南《白求恩同志与周恩来同志的一夕谈》

没有哪一件工作是小的,没有哪一件工作是不重要的。要学习独立工作,不要那半斤八两的帮助。空谈代替不了行动,话是人们发明来描写行动的,照它的本来的目的去用它吧。

摘自朱德《纪念白求恩同志》一文

我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休息的,你们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

我到中国来,不仅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们。今天我们支援了你们,将来你们胜利了,会同样支援我们。你们同我们都是国际主义者,没有任何种族、肤色、语言、国家的界限能把我们分开……我决心和中国同志并肩战斗,直到抗战最后胜利。

摘自聂荣臻同志《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一文

我们在批评当中要毫不留情,要狠狠得批评一切个人虚荣心,不要管年纪、地位和资历,倘使他们阻碍我们前进。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技术这个名词,一般说是用来形容对于材料和方法掌握的。它就是最进步、最有效率的做事方法……我们可以说扫地的技术,组织医院的技术,上药的技术,动手术的技术,给病人洗澡的技术,扶起病人来的技术,以及使病人舒适的技术……正确的方法叫做“好的技术”,错误的方法叫做“坏的技术”,我们必须学习好的技术。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我们不但需要技术,同时还需要领导人才来运用技术。我们的理想是要有一个有训练、有责任心的、有技术的领导者。这样的一个领导者必须具备什么品质呢?他必须具备:第一,组织的能力,第二,教导的能力,第三,监督的能力。组织意味着计划——全面的计划和详细的计划。教导意味着把这个计划传给别人。监督意味着经常检查计划的进展,纠正错误,以及通过实践来修正理论。最后,最重要的是工作,工作,工作。

我们的军队迫切地需要领导人才。我们需要领导人才,我们需要枪支和粮食。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运用技术,培养领导人才,是达到胜利的道路。在卫生事业上运用技术,就是学习着用技术去治疗我们受伤的同志,他们为我们打仗,我们为回报他们,也必须替他们打仗。我们要打的敌人是死亡、疾病和残废。我们为什么必须学习好的技术呢?因为好的内外科技术能使伤病员好得快,减少他们的痛苦,减少死亡、疾病和残废。

摘自1938年9月15日白求恩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如果我们的卫生机构得不到受过训练的人员,我们就等于没有卫生机构。

摘自1939年8月白求恩与聂荣臻司令员会晤时的谈话

卫校应该把第一流的人才集中起来,培训医务干部,这不仅是战争的需要,也是将来建设新中国的需要。

摘自1939年8月白求恩与聂荣臻司令员会晤时的谈话

富人可以照顾自己,谁来照应穷人呢?最需要医疗的人,正是最出不起医疗费的人。

摘自聂荣臻同志《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一文

我万分幸运能够到你们中间和你们一起工作和生活……我向你们表示:我要和中国同志并肩战斗,直到抗战胜利!

摘自白求恩在1938年6月17日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欢迎会上的讲话

一个医生每天都要了解他的病人每一个细微的变化,进行研究和思考,这样才能进行适当的治疗和处理。别的事情也要做,但这个事情是不能丢开的。应该作为一条规定严格执行。

摘自王道建《一切为了伤病员》一文

军医的工作就是要和战士在一起,就是牺牲了也是光荣的。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军医不能离开伤员,哪里有伤员,就应到哪里去。

摘自董越千《我所知道的白求恩》一文

一个医生坐在家里等着病人来叩门的时代已经过去,医生跑到病人那里去,而且越早越好。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作为一名称职的医生,应具备鹰一样的眼睛,对病人看得准;有一个狮子般的胆,对工作大胆果断;有一双绣女似的手,做手术灵活轻巧;有一颗慈母般的心,无微不至地体贴和关心伤病员。

摘自杨成武《无私奉献,光辉千秋》一文

这个方案非常好,我们不但应当想到伤员的今天,还要想到伤员的明天,将来装上假肢,伤员留下的两个指节就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

  摘自1979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

医生是为伤病员活着的,如果医生不为伤病员工作,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摘自朗林《和白求恩大夫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如果我们能自己救治一个战士,那就胜于打倒十个敌人,前方战士从不因为敌人轰炸而停止战斗,我们也不能因为敌人轰炸而停止手术。

摘自杨成武《无私奉献 光辉千秋》

医生护士的工作就是一切为了伤病员,再累也不能在工作时间打瞌睡。

摘自冀军梅 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这些战士是非凡的人物。……他们不过是“穿着军装的劳动人民”罢了……为他们服务,确实是一种幸福。

摘自白求恩1938年4月《日记》

能抢救一个伤员,能为伤病员减轻一份痛苦,就是我们医务工作者的最大愉快。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让伤员延误了治疗,增加了痛苦,这是我们军医的失职。这些同志为抗日战争,也是为我们的共同事业在同法西斯作战,他们不怕流血牺牲,在为我们打仗,我们就必须为他们打仗。……今后我们的口号应该是:“哪里有战斗,哪里有伤员,就到哪里去。”

摘自1979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

一定要救活他,多么英勇的同志呀,简直不可想象。十处穿孔,严重的腹腔浸液。可是他竟然坚持进行了那么激烈的战斗,而且取得了胜利。这就是我们的战士!他生命的力量,绝不是医学科学所能解释的。为这样的战士服务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和光荣。

摘自1979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

不!孩子,你听我说,现在多花几分钟的时间,以后我可以给你治好,要不你这条腿就完了。

摘自叶青山《在和白求恩相处的日子里》

我十二分忧虑的,就是前方流血的伤员,假如我还有一点支持的力量,我一定留在前方……我的脚已经站不起来了。

摘自白求恩1939年11月11日《给朗林的信》

对救治重伤员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将士们在前方不怕流血牺牲英勇杀敌,我们在后方工作,三五个晚上不睡觉又有什么关系呢?能抢救一个伤员,能为伤员减轻一分痛苦,就是我们医务工作者的最大愉快。

摘自董兴谱《白求恩大夫和他的伤病员》

假使一个连长丢了一挺机关枪,不用说是要挨批评的。枪还可以从敌人手里缴获,可是失掉了一个战士的臂膀,这种损失是无法弥补的。

摘自冀军梅 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我整天都在动手术,累的很,今天共做了十例手术,其中五例伤势严重。第一个伤员颅骨骨折,脑髓外露,必须切除四片碎骨和部分前脑,他是位团长,但愿他能够活下去。今天看来他很好,没有昏迷,也没有瘫痪。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亲爱的小同志,要知道这种粗枝大叶的作风会致人死地的,今后决不允许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我们要对病人负责啊!

摘自叶青山《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

不要小看消毒工作,要知道纱布绷带上如果带有细菌,敷在伤员伤口上,就会发炎化脓,影响我们的创伤治疗工作,我们应该像消灭敌人一样,来消灭敷料上的细菌。

摘自叶青山《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

抽我的血,不要拖延时间了,我是O型血,万能输血者。前方将士为国家民族可以流血牺牲,我们在后方工作拿出一点血有什么不应该的,别耽误时间,救伤员要紧。

摘自叶青山《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

在一个肮脏的小庙里,身后一尊20英尺高的,脸部毫无表情的佛像凝视着我。――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也能坦然自若地进行手术,就如同在一间有自来水,漂亮的绿瓷墙,电灯及各种附属设备的现代化手术室里一样。

摘自白求恩1939年8月13日给约翰·巴恩韦尔的信

我知道我应该休息,可是,我也看到伤员,看到他们的伤口在流血,听到他们在痛苦的呻吟,我能把他们放下,对他们说你等一等,等我休息完了再给你做手术吗?不!我不能那样做。我年纪是大了些,所以就要在有生之年争取多做一些工作,这样生活才更有意义。

摘自陈淇园《高尚的人,纯粹的人》

不要认为医生都是胆小鬼,谨慎一些对病人是有好处的。

摘自刘光远《我们呼唤着白大夫》

你们的办法不科学呀!应当一边送伤员,一边派人叫我,中途相遇,就能节省一半时间。时间就是生命!

摘自1979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

做事要勤快,要多做事,少说话。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我们时常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有更好的办法来代替我们现在用的办法吗?你要时时不满意自己和自己的工作能力。

摘自陈淇园《高尚的人,纯粹的人》

我们是人民的公仆,而不是人民的主人,人权高于职业的特权。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同志,你不要忘记,我首先是个同志,是一个战士,战士的岗位是在前线。

摘自王炳南《白求恩同志与周恩来一夕谈》

和你们在一起,我不愿意做一个特殊的人,希望你们理解我!

摘自冀军梅 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在前线我是年纪最大的战士,我为这一点感到骄傲。可是我仍然是战士啊,不能特殊。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

这儿的生活相当苦,而且有时非常困难,但是我过的很快乐。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

我不计较日常生活上的艰苦,酷暑、严寒、污垢、虱子,单调不习惯的饮食,深山里的徒步行军,既无取暖的炉子,又无床铺和浴室。过去的生活曾引诱过我,但是,为了我的理想,那些日子就让它一去不复返了吧!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我谢绝每月一百元的津贴,我自己不需要钱,因为衣食等一切均已供给,该款如系美国或加拿大给我个人的,请留作烟草费,专供伤员购置烟草及纸烟之用。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我从延安来,我知道你们毛主席、朱总司令,津贴都很少,八路军官兵每天只吃几分钱菜金,我愿过中国革命队伍普通一兵生活。我是来支援中国的民族解放战争的,我要钱做什么?我要穿好、吃好就在加拿大不来了。

摘自刘小康《我所见到的白求恩同志》

我没有钱,也不需要钱,可是我万分幸运,能够来到这些人中间,在他们中间工作。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3日《日记》

我是军区的卫生顾问,要是因为危险就不去看伤员,便是失职。

摘自冀军梅 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让我们重新给医疗道德下个定义——不是作为医生之间职业上的一种陈规陋习,而是医学界和人民之间的基本道德和正义准则。

让我们医学界更多地讨论我们时代的重大问题而不要光讨论有趣的病例;更多地讨论医疗事业与国家的关系,讨论这一职业对人民的责任,讨论我们生活于其中的经济和社会制度。

摘自白求恩1936年4月17日《从医疗事业中清除私刑》一文

让我们把盈利、私人经济利益从医疗事业中清除出去,使我们的职业因清除了贪得无厌的个人主义而变得纯洁起来。让我们把建筑在同胞们的苦难上的致富之道,看作是一种耻辱。

摘自白求恩1936年4月17日《从医疗事业中清除私刑》一文

让我们不要对人们说:“你们有多少钱?”而是说:“我们怎样才能为你们服务得更好。”我们的口号应该是:“我们是为你们的健康而工作。”

摘自白求恩1936年4月17日《从医疗事业中清除私刑》一文

为自由和世界的未来而战斗的同志们,为我们牺牲的战友,我们忘不了你们。

摘自1936年10月24日白求恩《血红的月亮》短诗

我在那间没有陈设的房间里和毛泽东对面坐着,倾听着他那从容不迫的言谈的时候,我想回到长征,想到毛泽东和朱德在那伟大的行军中怎样领着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途跋涉,从南方到了西北丛山里的黄土地带。由于他们当年的战略经验,使得他们今天能够以游击战来困扰日军,使侵略军的优势武器失去效力,从而挽救了中国。我现在明白为什么毛泽东那样感动每一个和他见面的人。这是一个巨人!他是我们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

摘自1938年4月白求恩日记

没有准确的登记,就不可能有准确的统计,没有准确的统计,就不可能有准确的分析;没有准确的分析,就不可能有准确的方法,就等于蒙着眼睛走路一样。

摘自林金亮《高尚的人白求恩》一文

一个战地外科医生,要同时是木匠、铁匠、缝纫匠和理发匠,这样才是个好的外科医生。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一个外国医疗队对你们的帮助,主要是培养人才。即使他们走了,仍然留下永远不走的医疗队。

摘自1939年7月白求恩与叶青山的谈话

每一个医生,应该时时想到你的伤病员,要时时问自己,我能帮助他们更多一点吗?这样就要想法使你的工作进步,更好地发挥你的技术来为伤病员服务。

摘自王道建《一切为了伤病员》一文

医生在后方等待伤员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医生的工作现在是在前线。

摘自1938年12月8日白求恩日记

中国共产党交给八路军的不是什么精良的武器,而是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锻炼的干部。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在这里,我找到了最富于人性的同志们,他们遭遇过残酷,可懂得什么是仁慈,他们尝受过无穷的苦难,可是依旧保持着他们的耐性、乐观精神和静谧的智慧。我已经爱上他们了,我知道他们也爱我。

摘自1938年9月13日白求恩日记

只要伤病员告诉我一声好,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高兴了。

爱护伤病员要像亲兄弟——像你希望别人爱护你那样地爱护他们。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一文

我很累,可是我想我有好久没有这样快乐了。我很满足,我正在做我所需要做的事情,而且请瞧瞧,我的财富包括些什么:我有重要的工作!我把每分钟的时间都占据了。这里需要我。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3日《日记》

我从你们那儿得到了许多宝贵的教益。你们教给了我忘我的精神,合作的精神,克服困难的精神,我感谢你们给我这些教益。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你们不要拿我当古董,我可以工作,手指上这么点小伤算什么,你们要拿我当一挺顶呱呱的机关枪来使用。

摘自叶青山《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

我整天打寒颤,体温达三十九度六,烧得我不能起床。通知各团卫生队,如有腹部、头部受伤或大腿骨折的伤员,都通知我,所有的重伤员都要送到我这里来,我为伤员们感到忧虑……

摘自2003年军事科学出版社《白求恩》

不管她是哪一部分的,她是病人,有病应该马上治疗,我不能看一个病人危险而不救她,我做不到。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

一个医生的责任,就是抢救伤员的生命,减少他们的痛苦,帮助他们恢复健康,恢复力量,使他们早日回到前线去打垮法西斯,对那些因为残废而不能重返前线的伤员,要设法使他们残而不废,帮助他们尽量有参加一定劳动和独立生活的能力。

摘自王道建《一切为了伤病员》一文

一个医生,一个护士是不应该在伤员面前仰首而过的。

摘自林金亮《高尚的人——白求恩》一文

手足是劳动的器官呀!你别小看一节手指,只要能留住它,对伤员将来的生活是大有用处的。

摘自冀军梅 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病人生褥疮,就是我们医务人员的罪过。病人本来就很痛苦,生褥疮更增加了痛苦。病人不能动,你们要帮助他翻身,病人的被褥湿了,要立刻换上干的。

摘自董兴谱《白求恩大夫和他的伤病员》

不要感谢我,要感谢八路军和共产党,我们的部队有规定,给群众看病是不要钱的。

摘自董越千《我所知道的白求恩同志》

今天是我49岁的生日。我有这个足以自豪的荣誉——在前线我是年纪最大的战士。这一天我是在床上消磨的。我是在早晨6点钟上的床,从昨天下午7点钟起我一直在做手术。在40名重伤员中,我们做了19台手术。

摘自白求恩1938年3月3日《日记》

我们为什么必须学习好的技术呢?因为好的内外科技术能使伤病员好得快,减少他们的痛苦,减少死亡、疾病和残废。

摘自白求恩1938年9月15日《在晋察冀军区模范医院开幕典礼上的讲话》

严格执行制度,不是小题大做,是人命关天的事。

摘自冀军梅 侯志宏《白求恩的故事》

这样工作不行啊!你们应该首先了解伤员,懂得他们的病情,重伤员应该吃什么,轻伤员应该吃什么,在物质条件许可的条件下必须分别照顾,否则,就会影响伤员的身体健康和治疗的效果。

摘自叶青山《在白求恩同志左右》

我希望你们在一切工作中,能把伤员放在我的前面,这才是我最大的快乐。

摘自1979年人民出版社《白求恩在中国》

我们走的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在国外看来是新奇的,在这里是司空见惯的。军队医院处于流动状态,不分前方和后方,伤员住在群众家里,离开群众就不能存在,医院是有群众和伤员参加管理的一种“特种外科医院”。为了适应游击战争的需要,有其特殊的技术和活动方式。

摘自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诺尔曼·白求恩在中国》

对伤员的早期手术处理得好,这对于伤员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前方,具有决定性的意义,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做好早期手术处理。

摘自贺云卿《五次见到白求恩大夫的回忆》

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希望你们给我批评,我将百分之百地在工作中来改正……。

摘自周而复《诺尔曼·白求恩片断》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