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绿洲不惧沙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满孝轩责任编辑:曾礼明
2019-04-04 09:13

“埋近点,我要看林子。”治沙“六老汉”中的老支书石满老汉在去世前反复叮嘱。

一生守在八步沙,死后葬在八步沙。这是甘肃省古浪县八步沙林场“六老汉”一生的写照,2019年3月,中央宣传部授予这三代人治沙造林先进群体“时代楷模”称号

“为了叫我们后人吃上饭,把沙能治住,我们的土地能保护住。住在八步沙,吃在八步沙,管理在八步沙。”一年接着一年干,一代接着一代干,三代人苦干38年,抱着“活人不能叫沙子欺负死”的念头,“六老汉”承星履草、代代相约。用头上的“白”换来了沙漠的“绿”,而今“六老汉”中的四位老人白头相继离世,两位年迈体弱,但“治沙”从未停歇

“秋风吹秕田,春风吹死牛。”这里曾是古浪县最大的风沙口——八步沙,位于腾格里沙漠南缘,过去这里的沙丘每年以10米的速度向南推移,严重侵害着周边10多个村庄、2万多亩良田,给当地3万多人民的农业生产、生活以及干武铁路、省道308线造成了巨大危害。八级以上的大风一年能刮十几次,不断吞噬农田村庄人们生活困苦,也真应了那句“戈壁滩,古道边,荒漠连着天”。

“治理风沙,我们共产党员不带头,让谁来干!”1981年,老支书石满带着村民郭朝明、贺发林、罗元奎、程海、张润元六个人毅然在合同上摁下红指印,立下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以联户承包的形式组建了八步沙林场,卷上铺盖,带上干粮,大步迈进了沙窝子,开始了7.5万亩流沙的治理。

没有树苗,就一同节省凑钱来买,没有工具,就几把铁锹一辆架子车来用,没有经验,就用“一苗一瓢水”的土办法来做第一年,“六老汉便造林一万亩但好景不长,开春风大,转眼苗子便全军覆没,六老汉”一筹莫展。他们趴在沙窝子里想办法,嚼着嘎吱嘎吱的沙子下饭菜,终于在与技术人员的研究和实践下,总结出“一棵树,一把草,压住沙子防风掏”的治沙经验,树苗存活率也一年比一年高

“过去是沙子撵着人跑,现在是人把沙子赶跑啦!”乡亲们奔走相告,树活了,沙少了,“六老汉”的头发也白了。

“治沙!治沙!沙漠都看不到头,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啊?”曾经面对父亲的行为很是不解,更是面临丢掉铁饭碗,一生戍守林场,郭老汉的儿子郭万刚十分不乐意。可是当他经历黑风暴死里逃生,知道多人命丧于此时,他毅然选择了接替父亲继续治沙,因为他知道八步沙就是村里人的命。郭万刚立志要在沙漠里种出一片花海,而今天他终于可以骄傲而又自豪地说:“葱葱郁郁一大片,沙漠里一年四季都有花开,好看得很像柠条再有半月就可以抽芽开花。还有这个花苞,是梭梭花

“爹,好着呢,沙窝也给你管护好着呢!”,治沙“六兄弟”相继组成,共同履行父辈的承诺与使命——继续治沙。他们之中,或是舍弃了自己的“铁饭碗”,或是远离城市繁华,或是舍弃小家,都留在八步沙治沙植树,甘守清贫。38年来,八步沙“六老汉”三代人累计治沙造林21.7万亩,管护封沙育林草37.6万亩。虽然曾经的“六兄弟”在岁月的打磨下也成为了“六老汉”,但荒芜的沙漠却愈加葱绿。治沙依旧在继续,新的“六兄弟”正在全力奔赴的路上。三代人薪火相传,矢志不渝,以愚公移山的毅力让漫天黄沙变成了绿洲,正是父辈的精神支撑着他们坚定不移的拼搏在治沙一线

如今,那条南北长10公里,东西宽8公里的防风固沙绿色长廊,不仅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更是干武铁路及省道和西气东输、西油东送等国家能源建设大动脉通畅的有力保障。

一个誓言,几句嘱托,三代接力,让荒凉的沙漠不再风沙肆意,让绿洲茂盛在每一名“治沙人”的心间。这份朴实的坚持,这份力量的传承,这几代人的“八步沙”精神,一定会在新时代的今天以更加丰富的形式不断延续和发扬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