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好景君须记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梁欣宇责任编辑:张春雨
2018-11-30 10:52

一年好景君须记

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燕京四景时。

春日的北京无疑是四时中最娇美的。姹紫嫣红花儿,满眼嫩绿的树儿,春天就这样款款而来,将所带的那一片温柔抚上人心间。这时,玉渊潭的樱花便如约而至,簇簇涌动在低桠枝头。微风拂过,摇下几缕芬芳,掇下了几瓣清香。粉色重瓣的关山,白色如雪的太白,黄绿色的郁金,在春风下散发着阵阵花香。满园遍野樱花开遍,如霞似锦,如海如潮。看着这满园的繁华开遍,历史中的一幕幕仿佛在眼前上演着。辽金的士大夫们在此处追求着隐逸雅趣的日子,“养尊林泉”、“钓鱼河曲”成为了他们心中最令人畅意的景色。清乾隆帝也在玉渊潭东部建起了行宫,用于赏景。由此,玉渊潭似乎拥有着历史与自然的双重美感,也为北京的春添上了几许厚度与美感。

 

北京市第八中学高三11班 梁欣宇

蝉鸣声声的夏日来临,你是否回忆起了小时候坐在胡同口边儿,坐着爷爷的摇椅扇着奶奶的蒲扇,看着北京城中的人来人往呢?这样的天气在北京最适合去北海划船。吹着夏风,在荷花荡漾的水面上穿行。躺在船上,看着蔚蓝无际的天空,遥望着不远处的琼华岛。这时候仿佛静得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人在这北京城中悠悠地醒转着。水面泛起的一阵清风拂上你的面庞,悠然飘散的荷香萦绕在鼻尖。北京城的夏天好像并不那么炎热了,反倒是透着几丝清凉。在湖面上悠悠地晃着,小憩片刻,思绪翩然,眼前仿佛看到了历代的皇帝们修建北海的浩大工程。从金到清,近十位帝王曾倾注心血于此,分别建起了琼华岛、广寒殿、白塔寺等众多建筑。它们随着这朝代的更迭,历史的起落,陪伴着北京城走过漫漫时光长河。

北京市第八中学高三11班 梁欣宇

北京的秋天最是清澈透明。天高云淡,秋意正浓,日光和煦,叶落知秋。数不清的银杏树,黄得透彻的银杏叶,铺满了整条巷子。从这一头到那一头,脚踩着叶子,听着“嘎吱嘎吱”的声音。随意的一阵秋风,吹起街边少女柔软的发梢,吹落了黄叶,也吹动着我们的心。银杏在山下闪着金黄,红叶便在山上摇曳生姿。橙黄橘绿时,红叶纷飞季。荷尽菊残的季节,香山的红叶便更加惹人喜爱。满眼满心的红色在群山中绽放,渲染开来,与晴朗的天空交织成一幅醉人的画卷。古时的香山曾是杏花山。每年春季杏花开,香满四方。香山的历史源远流长,自晋代起便有记载。清乾隆帝扩建后,香山便成为了名躁京城的二十八景。

尹丽川曾说:“一下雪,北京就成了北平。”在雪的掩映下,昔日的现代气息模糊,林立的高楼大厦也都被雪覆盖,城中的四合院屋檐上厚积的白雪让人恍若回到了北平。不过冬季最美的,还是白雪红墙的故宫。鹅毛般的雪落在起伏不平的石板路上,白茫茫的,覆盖着故宫。望着偌大的紫禁城,我情愿在一个角落站着,感受雪花落在身上融化,感受被沧桑包围,似乎,离历史都近了。如同亲历风云变幻般,感同身受着。故宫曾遭遇过七次大火,这样的传统木质结构建筑能幸存至今实属不易。与它在雪中相遇,是我们的幸事。若雪中温壶黄酒,定也是人生一大幸事。

北京市第八中学高三11班 梁欣宇

都说一年好景君须记,而北京城的好景却是无论如何都记不来的。如同四级更迭的景色一般,北京的生命也在这轮回中生生不息。四时之景不同,而北京的悠远的历史却一直似原来一般在时光的缝隙中悄然前进。须记,记的不仅也不能局限于这千万风光的美景中,不然,那往昔的光阴便会显得太单薄了。还要记得这景色背后带给我们扑面而来的历史厚重感。也许今日的景色明日便不复存在,但这古城帝都,燕地北京的历史文化却不会消失,并会不断前进。曾有这样一段话:“原来一年好景,一岁繁花,本无须远求,只要不沾不染之心,巨细无遗的眼,真正去领略。”我想,若要有这样的境地,须得将北京的过去内化于心,方能知北京处处是景。

一年好景君须记,记住北京,记住燕地,记住北平,记住这里真正的景色,体认这里真正的生命的厚度与美感。须记,记住历史古都的过往与内涵,把最初的感动巨细无遗地保存在心中,无比郑重地触碰,才不至于让时间腐朽了初衷。

(北京市第八中学高三11班 梁欣宇)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