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作答“护士男”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戴晓芳 巴涛 孙兴维责任编辑:杜海丰
2018-07-05 10:32

青春作答“护士男”

——记解放军第180医院内分泌科护士长陈雄虎

■戴晓芳 巴涛 记者孙兴维

有一种青春叫勇毅,有一种拼搏叫坚守。

从一个从事重症监护护理工作的毛头小伙,成长为医院唯一的男护士长,这里面的酸甜苦辣有谁知晓,请看解放军第180医院内分泌科文职护士长陈雄虎的青春作答。

选择成为一名护士,是陈雄虎自小的梦想。他在读高中时就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并顺利成为福建医科大学第一批本科男护士。

然而,职业理想与现实社会的碰撞,让陈雄虎看清了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大家临毕业前到医院实习,班里29个男生实习完后只有16人从事护理工作,到如今仅有7人还在坚持。

这事还得从一次尴尬说起。从学校到临床实习,陈雄虎被安排到妇产科进行为期2个月的实习。一次,因治疗需要,他要给一个女病人插导尿管,一下子引起了病人和家属的极力反对。虽然一旁的老护士一直解释“在医护人员眼里只有病人,没有男女之分”,可病人和家属愣是不答应。陈雄虎百般无奈,只好走出病房,一个人默默到更衣室里,蹲在墙角里偷偷流泪。

一想到病人的不理解,陈雄虎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记得刚考上大学时,不少亲朋好友都来祝贺,可一听说他学的是护理专业,不少人都默不作声了。带着被质疑的困惑,陈雄虎磕磕碰碰度过了艰难的实习生活。

2007年毕业后,陈雄虎得知解放军第180医院招聘文职人员的消息,并且对护理岗位没有性别限制。于是,他积极备考,并如愿成为一名文职护士。

入职后,陈雄虎被分配到神经外科,成为ICU病区的一名专职护士。该病区收治的患者大都是危重病人,这就要求不仅病人的护理工作要由护士来执行,就连喂饭等生活琐事也要由护士来承担。这对于铆足了劲想干出成绩的陈雄虎来说,是一个重大的考验。

一次,有位40多岁的王姓病人因病情加重住进ICU病区。病人亲属在探视过程中,不小心碰掉了病人的气管套管,导致病人脸色马上出现青紫色。家属着急地大喊:“护士,护士,快来啊!”陈雄虎听到后立马冲过去,迅速拿起无菌镊把病人的气道撑开,重新置入气切管并做好固定。因为发现及时处置得当,病人的病情没有进一步恶化,在后期治疗中逐渐康复。

病人亲属深感愧疚,在出院时紧紧握着陈雄虎的手说:“感谢陈护士长,要是没有你,老王怕是救不回来了。”病人家属为此还专门给医院写了封感谢信。那一刻,陈雄虎的内心无比舒畅,曾经被怀疑许久的工作终于得到了病人的肯定。

从此,陈雄虎更加刻苦钻研自身技能,当别人再问及他的工作时,他不再像往常那样含糊其词,而是颇为自豪地告诉别人:“我是一名护士,男护士。”

为了提高护理技能,陈雄虎不仅钻研护理知识,还扩展到钻研各种抢救仪器的操作和检修,其他护士遇到类似的问题,总是第一个想到他,陈雄虎成了神经外科护理工作的“全能手”。

2014年5月,医院实行护士长岗位竞聘制度,竞聘人数达43人,只有3个护士长岗位。在不到1个月的准备时间里,陈雄虎每天只睡2至3个小时,体重一下子减轻了3公斤,最终因种种原因落选。

然而,首次竞聘的不顺,并没有影响到陈雄虎干事创业的决心。相反,他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野战医疗队火热的卫勤训练中,以此来提高综合素质和战救技能。

2015年,医院接到上级赴渝跨区轮训任务。作为野战医疗队为数不多的文职人员,陈雄虎第一次真正体会到“使命”二字的含义。为了顺利拿到战地“救护证”,他刻苦练习各种战地救护技能,在微弱的灯光下、在摇晃的车厢里、在轰鸣的机舱中,先后数百次反复练习,终于练成“一针见血”的技能。

在温度高达41摄氏度的山城重庆,他和队友们不怕苦不喊累,无论是按图搜救还是徒步奔袭,无论是展开架设还是伪装防护,无论是止血包扎还是紧急救护……面对20余名卫勤专家的“百般设卡”,他和队友们集智克难破险。最终,他们获得了年度卫勤轮训考核总分第一的好成绩,陈雄虎也因此被医院表彰为“卫勤训练先进个人”。

经过那次近似实战的洗礼,陈雄虎变得更加坚毅。自此,军人的使命与担当已融入陈雄虎的骨子里、血脉中。去年11月,医院要组建内分泌科,经过层层选拔,院领导专门找陈雄虎谈话,综合素质过硬的陈雄虎终于如愿以偿,成为医院的首位男护士长。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