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高世超

针穿米粒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唐继光  刘  港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8-02-27 11:34

深冬的天山南麓,寒风狂卷,雪花飞舞,很快将伪装的官兵们没入白茫茫一片……

高世超是“伪装者”中的一员,他正在进行着一项几乎“折磨人”的训练:荷枪实弹伪装好后,2小时内向前挪动50米。考核人员在百米开外观察,未被发现者成绩合格,被发现者一律重来。

“平时匍匐比快求猛,这回却要比慢求稳。身体紧贴着地面,那种刺骨的冰冷感觉能让血液凝固。”高世超和同组的刘永志借着飘雪及地形的掩护,伺机一点点地向前蠕动着。孰料,就在50米处前,刘永志冻得不行,悄悄加快了速度。

“高世超、刘永志你们的行动已暴露!”远处考官的声音很快传来,高世超用冻得发麻的手朝刘永志屁股上一拍,大声喝道:“心急吃不了带刺的鱼!”说罢,拉起刘永志重新回到起点。

“凡事爱琢磨出个道道来!”提起“狙击枪王”高世超,连长赵品赞不绝口,“他不仅射出的子弹像长了眼睛,嘴里说出的道道更让人津津乐道。”

“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听到有不少狙击高手这么说,高世超却不以为然,“不扎实练好射击基本功,光用子弹喂,喂了也白喂,只能是浪费!”

不靠子弹喂,靠啥?你看他专注力训练,专挑纤细的绣花针穿大米。穿针时米粒极易折断或出现裂缝,需用手一点一点刮磨,两三分钟才能穿1粒。一天训练下来,高世超的食指和拇指被扎得流血。操枪稳定性训练,高世超用枪管垒有三四个弹壳的枪瞄准,起初10分钟内不允许弹壳掉落,后面逐渐延长时间,直至能坚持1个多小时才肯罢休……他总结,“这是靠心力养。”

训练有道,让高世超一鸣惊人。2015年高世超第一次走上新疆军区狙击专业比武场,就在300米距离猎杀射中斩获金牌。2017年再次参加新疆军区侦察尖兵比武,高世超又夺得两个射击项目第一名。战友们问他有何秘诀,他两眼滴溜一转,嘴里冒出这么一个道道来:“功夫在诗外,赢得胜利的是人不是枪!”

“是人不是枪说到底,就是最大限度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高世超话匣子一开,接着讲了另外一件野外生存的趣事。

那天天还没亮,高世超就带队在突然响起的警报声中出发了。化学袭击、长途奔袭、蓝军阻击、攀崖涉水……60余公里敌情不断的行军过后,野战生存开始了。高世超一路上只啃了几块压缩干粮,喝了几口行军水壶里的水,这时已饿得前胸贴着后背,像个霜打的茄子,瘫坐在地上。

戈壁野战生存,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没有动植物可利用,总得发点鸡蛋、面条之类的物资吧?大家正寻思,不承想,导调组将十几只活鸡活鸭扔到了眼前,“抓住了就吃,抓不住继续挨饿!”

“好家伙,这分明是置之死地方能后生!”高世超头脑中很快闪过这么个道道,带领队友拼尽最后一口力气,将全部鸡鸭生擒……

高世超的道道一天都讲不完。不过,枪王也不是没有糟心的事。入伍10年了,他至今没找对象。这几天,指导员催着他休假相亲。他大手一挥嘴里又冒出一个新道道:“不急不急,练得一身武艺精,不怕赢不得好姑娘的心!”说完,又钻进练兵场。

(图片摄影:赵 品)

心声

战胜才高超

■高世超

每当我射击打出好成绩,战友们爱开玩笑,让我改名叫“高超”。我觉得,光打个好成绩不算什么,当个有头脑的战士,上了真刀真枪的战场才能游刃有余。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