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难忘老连队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杨玉辰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8-02-26 10:47

我是1968年大学毕业入伍的学生兵,一穿上军装就在师机关当干事,一直没机会下基层当兵,连自己都没有“我是一个兵”的自信。大概正是这个原因吧,师政治部领导决定让我下连代理副指导员。代职的单位是该师某步兵团二连,这是个红军连队,因解放战争时期在山东日照的安东卫镇集体立过战功,被上级命名为“安东卫连”。

下连一个月,正赶上春节来临。本来已跟妻子说好,我今年过年不回家了,可她坚持要来部队过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孩子快一岁了还没有见过爸爸。我把这个消息试探性地跟连长一说,连长一拍大腿说:“好啊,太欢迎了,这回咱二连的年就更有年味儿了!”连长是个山东大汉,既热情实在,又心细入微。第二天,他跟我说:“咱们连队毕竟在保定远郊,一没家属住房,二没暖气,加上正值数九寒天,怕你从大城市来的爱人住不惯,特别是怕不满周岁的宝宝吃不消。所以,我已跟师机关打过招呼,给你在师部找了一间家属来队房,你先在那里住下,等咱连的司务长探家一走,就把宿舍腾出来,收拾好之后,我再让通信员接你们来连队小住,反正连队离师部也不远。”听连长这么一说,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于是我一面感谢连长的周到安排,一面打长途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妻子。

转眼就是除夕,连队也放假了。一大早,我就从红二连匆匆忙忙回到我工作的原单位——师政治部。为了迎接她娘俩的到来,我一到家属来队房就忙活起来:打扫卫生,准备炊具,买肉做馅儿……虽忙得满头是汗,但激动和幸福满溢心间。

然而,等到下午两点,我尚未接到接站的电话。我想,万一她来得太晚,下车回来还得带着孩子包除夕的饺子,如此手忙脚乱,岂不乱套?思虑再三,我决定:自己包饺子!可我在家时从没包过饺子,向来是等吃现成的。如今自己亲自动手包饺子时,顿时生出一种陌生和不知所措的感觉。就说和面罢,究竟用多少面,掺多少水,自己心中完全无数。于是,面和硬了加水,和软了再加面,如此加面加水反复操作之后,大大的一块面团足够包四五口人的饺子了。

接着是擀皮包饺子。我擀皮虽慢,却能把一个个饺子皮擀得薄厚均匀、圆溜适中。可包起饺子就不然了,不是内馅外露,就是外形奇怪,要不就是饺子口根本捏不实。不管怎样,经过两个多钟头的努力,饺子总算包好了。我刚刚小松了一口气,妻子从火车站来了电话。我放下电话,推起自行车就往车站跑。还算顺利,母女俩终于坐在我的自行车后座上,安全来到我临时的“家”。当她看到案板上摆满我亲自包的饺子时,大吃一惊,随口夸道:“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

马上煮饺子!得到妻子表扬的我再接再厉,将包好的饺子下到锅里。几分钟后,我兴奋地为妻子捞上第一碗饺子。啊,这哪里是饺子,分明是一碗片汤!我忙向妻子表示歉意,妻子却安慰我说:“第一次嘛,难免有失败。可我平生第一次吃到了丈夫一个人包的饺子啊,即便是片汤,也知足了!”

不过,让妻子好好吃一顿饺子的愿望最后还是实现了。大年初二一大早,就听到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我代职的红二连的通信员。他说,连长和指导员特邀请我们一家提前到连队去住几日,一来为我们补一顿团圆饺子,二来也请我们一家来连队逛逛看看。我刚要推辞,就听到宿舍院里传来几声熟悉的驴叫,原来,是通信员带着我们连的毛驴车来接我们了。妻子一听要坐毛驴车到十里地以外的连队,再看看怀中的孩子,疑惑地摇了摇头。可当她看到车上厚厚的棉被和崭新的皮大衣时,最终还是同意了,并心怀感激地说:“你们连长想得真周到!”

毛驴车在通信员的驾驭下,穿小巷,过闹区,曲曲弯弯,一路颠簸。妻子抱着女儿坐在车头,半开玩笑地说:“这跟农村的媳妇过年回娘家差不多了。”到了连队,连长迎出来热情地欢迎了我们,然后带我们来到司务长专门为我们腾出来的宿舍,房间已经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了。善解人意的连长为我们接风的第一顿饭,竟然是妻子爱吃的素馅饺子,这大概是为我们大年初一没吃上一顿囫囵饺子而特意做的补偿吧。连部的饭桌上,连长一会儿帮我哄着孩子,一会儿亲自下厨房为我们炒几个青菜。这一来,可对了不吃肉的妻子的胃口,她有滋有味地吃着,还连声夸赞连队的饭菜好吃。

这一天连里的活动也特别丰富多彩:上午,我们参加了连队的拔河比赛,下午参加了猜谜语等游艺活动,晚上还观看了连里的联欢晚会。晚会上,那兵味十足的小品、演唱、舞蹈,使妻子开心不已,常常笑得前仰后合。那欢快的气氛逗得不满一岁的女儿也乐开了花。

此事虽已过去多年,可每当妻子回忆起在连队过的那个春节时,依旧历历在目,感慨万千。那虽是她第一次接触军营、接触连队,可部队的一切留给她的印象却是那么深、那么好,以至于成为她支持我献身军营的重要理由!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