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无声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冯纪隆责任编辑:林子涵
2018-02-26 10:15

春节到了,驻守在都江堰深山9号哨所的哨长董志强已回山西老家休假了,哨所只剩下吴玉国一个人。

9号哨所在半山腰上,在信息传输的明线时代,这里驻扎着一个连的人马。随着明线被电缆取代,通信线路故障率大大降低,不再需要那么多通信线路维护员,这个连队随之撤编被改成一个哨所。

哨所的院子有五六亩大,老式的二层楼楼顶长满了苔藓。十多间房子里,只孤零零地住着两名老兵。平时整个大院子里处处被寂寞包围着,就连哨所的花草都疯长得很寂寞。

那年寒冬腊月,像往常一样,雪花按时降临9号哨所的深山。一夜之后,山前山后,银装素裹,成了雪的世界。按照通信总站每周巡两次线的规定,吴玉国穿好迷彩服,背上巡线包,提着打狗棒上路了。

一路上,乡亲们正忙着杀鸡宰羊、贴春联、扫舍祭神等,家家忙得不亦乐乎。看到这一切,一想起自己将要在哨所孤零零地过年,吴玉国的心里就难受起来。每逢佳节倍思亲,吴玉国边巡线边思忖着如何对付孤独的纠缠。

20多公里的崎岖山路,吴玉国小心查看路边的电缆线路是否漏气,线路的旁边是否长了树木等。那天从早晨8点开始,吴玉国走了整整8个小时,直至胃部一阵绞痛,他才感觉到饥肠辘辘。由于外出巡线吃饭没有规律性,吴玉国得了严重的胃病,平时巡线时都带着药。虽然这条巡线路他走了无数次,却从不敢懈怠,哨所的重大通信保障任务次次圆满完成。

赶到哨所附近的山顶时,天已黑了,吴玉国往山下望去,哨所院子里灯火通明。咦,谁在哨所?吴玉国加快了脚步。当他一踏进哨所,惊喜地闻到院子里弥漫着一股饭菜的香味。

吴玉国急急忙忙来到厨房里,连队上等兵常健正在热火朝天地做年夜饭。原来连队怕吴玉国寂寞,特意安排常健到哨所陪伴他过年。顿时一股感动的情愫涌上吴玉国的心头。

吴玉国放下巡线设备,紧紧地抱着常健,喃喃地说:“好兄弟!”说着喉头堵住了,眼眶也湿润了。

吃完那顿终生难忘的年夜饭后,常健说:“吴班长,来的时候,连里怕你一个人冷清,让我带了很多鞭炮。”吴玉国开心地说:“好,咱们放串鞭炮喜庆喜庆!”

很快,伴着鞭炮欢快的炸响,天空飞舞起多彩的纸花。冰天雪地中,哨所门口的大红春联格外醒目:上联是养兵千日千日用,下联是决胜千里千里通。横批是青春无悔。

雪还在静静地下着,落地无声。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