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得可爱的布仁巴雅尔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李石、周玉明、程振安责任编辑:姜可
2018-02-11 15:38

如果要问新疆军区某边防团乌拉斯台边防连谁最“傻”?官兵们一准说是布仁巴雅尔。

1.78米的个头,黑脸堂,大眼睛,两道剑眉配上一头刚健的板寸,咋看咋精干,怎么想也应该与“傻”不沾边呀,可就是这个精干的小伙,处处透着“傻”气。

去年9月,从小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左旗大草原长大的大学在读生,骑马、摔跤、吹拉弹唱样样在行的布仁巴雅尔,成为5个兵种12名接兵干部眼中的“香饽饽”,纷纷给他“掀绣球”。可布仁巴雅尔范“傻”了,放着大城市、好兵种不去,却主动与新疆边防部队的接兵干部“汇报思想”:“我就想当个边防兵!”

新兵下连时,因为军事素质好,步兵连相中了他,可他偏偏找到新兵连长,要求到条件最苦、离县城最远、下一场雪扫半个月的乌拉斯台边防连去。一起入伍的老乡李鹏忠劝他:“大家千方百计都想留到山下,你可好,主动要求上山,脑子‘进水’了你?”他却说自己是蒙古族,从小生活在牧区,骑术精,到边防连队可以发挥特长。

边防连最苦、最累、最脏的就是军马员,天天给马喂料、洗刷、打扫马粪,成天臭烘烘的不说,半夜三更还得起来添料,睡不上一个囫囵觉。一到连队,布仁巴雅尔就“瞄”上这个岗位,“理直气壮”地找连长“毛遂自荐”:“没人比我更了解马的习性,军马员非我莫属!”入伍前就是“好哥们”的肖雁飞直接开骂:“脑袋被门夹坏了吧,我们可是冲着当标兵、当英雄来的,当个牧马人,能有啥出息?”布仁巴雅尔把脖子一梗:“苦活、累活总得有人干,巡逻执勤离不开马,让不懂马的养马,我不放心!”就这样,他如愿以偿地当上了“马倌”,把14匹军马养得膘肥体壮,人见人爱。

当了“马倌”,就得天天牧马。有时早上出去,晚上才能回来,夏天酷热,冬天奇冷,那个滋味,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干部心疼他,特意安排司务长给他准备一些方便面、面包、火腿肠、矿泉水、饮料等。可他又犯傻了,坚决不搞“特殊”,只带几个馒头、几包榨菜,再背上两个军用水壶。班长杨秦对他说:“在外面风吹日晒那么辛苦,你带上一些好吃的、好喝的,没人会说什么。”他却说:“给养车上一次山不容易,我多吃一口,大家就少了一口,再说,一瓶矿泉水2块多钱,我每天至少要喝3瓶以上,你算算看,一年下来,我可以为连队节约多少伙食费?”把班长问得哑口无言。

训练、执勤、养马是一把好手,但作为蒙古族战士,背记理论是“老大难”。前不久,团里来工作组进行党的十九大精神 “应知应会” 考核,坐在前面的驾驶员张钦韬故意把做好的卷子放在身体左侧,示意他抄答案,可他就是不抬头看一眼。坐在旁边的班长赵占忠急了,把答案抄到小纸条上,趁监考员不注意,塞到他手里,可他就是不打开,仍旧埋头冥思苦想。结果,其他人都在90分以上,他却只考了58分。大家埋怨他拖了连队的后腿,他却振振有词:“考场如战场,战场能作弊吗?这次没考好,下次再努力嘛。宁可考场上丢脸,不能战场上丢命!”指导员不但没有批评他,还表扬了他这种“傻气”。

处处冒傻的布仁巴雅尔,却最受官兵喜爱,当兵一年后,他是同年兵中唯一全票通过的“优秀士兵”。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