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军医陈兴:小小银针治大病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王凯波、周玉明、秦兴起责任编辑:姜可
2018-02-11 15:37

“哇!太神奇了,一针下去,我的胳膊立刻就能活动自如了!”2月9日,新疆军区某边防团支援保障营指挥通信连下士邢思彤在进行单杠一练习训练时,由于用力过猛,左胳膊扭伤,动弹不得,卫生队军医陈兴用银针在曲池穴扎了一针,效果立竿见影,小邢再次投入训练当中。

这个被官兵称为“针尖上的舞者”的陈兴,凭着一根根小小的银针,为边防官兵解除了许多痛苦。

“当兵这么多年了,武装五公里第一次得了全连第一名,却笑不出来!为啥?面瘫!多亏了陈医生手中的‘廆针’,又让我‘笑面如花’!”工化连下士郭海涛一边搓揉着自己的左脸,一边告诉笔者。

原来,1月3日,该团在喇嘛湖梁训练场开训动员后,立刻在零下29度的严寒中进行实战化训练,郭海涛看了习主席在开训动员会上的讲话后,热血沸腾,卯足了劲往前冲。汗流浃背的他,为了提高成绩,把防寒面罩取了下来,顶着寒风一路狂奔,夺了冠。全连祝贺他时,却发现他面部肌肉僵硬,毫无表情。

“我开始还以为他故做‘深沉’呢,这也不是他的性格呀!平时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的。得了第一名,表情怎么‘冷’得像‘高仓健’!”指导员黄亮觉得蹊跷。

“面瘫!”过了急性期后,陈兴在小郭地仓透颊车、阳白等穴位实施针灸,10来天后,小郭又生龙活虎在训练场。

一般的头疼脑热、腰膝酸痛、发烧咳嗽,往往是“针到病除”,而对于一些顽固性疾病,陈兴也能做到“妙手回春”、“针来病倒”。

“能够被保送入学,最该感谢的就是陈医生!”去年9月,即将到边海防学院报到的穆帅,握着陈兴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原来,作为优秀大学生士兵,穆帅在参加保送入学考试前,心里紧张,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

“每天晚上‘烙烧饼’, 翻来覆去睡不着,难受呀!吃药、喝醋、泡脚、数羊,所有的法子都用过了,仍然是睁着眼睛到天明。成天头昏脑胀的,别说复习,就连正常的生活也没精打采!”现在回想起来,穆帅仍心有余悸。“世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睡-不-着!”

陈兴针对穆帅焦虑、紧张、急燥的症状,仔细研究治疗方案,采用在神门、足临泣等穴位实施针灸,一个疗程(5天)后,小穆的失眠症“不翼而飞”。用他自己的话说“倒床就睡,一觉到天亮,连做梦都是香的!”

该团政治工作处干事贾闯,可是团队的“香饽饽”,每年都在军内外报刊杂志发表不少文章。随着翦贴本越摞越高,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长年累月挑灯夜战,熬夜加班,只要是由于“久坐”引起的疾病,没有一个不来“问候”他的:脖子僵硬、腰椎疼痛、便秘痔疮、静脉曲张,还伴有口干口苦。“要有难受就有多难受”。平时烤烤电、按按摩、贴贴膏药,疼痛倒可以缓解,但口干口苦却让许多医生“束手无策”。

“西医、中医都看了,说是肝火重,龙胆泻肝丸、枸菊地黄丸吃了不少,天天喝水十几杯,大伙都叫我‘大水牛’,可一丁点效果都没有。特别是每天早上起床时,舌头火辣辣的,嘴里苦得像吃了黄莲!”贾干事四处求医,却不见好转,愁得吃不下、睡不香。

陈兴针对贾干事由于生活不规律,久坐少运动,导致气血淤滞,采用“王文远平衡针技术”,在颈痛穴、肩痛穴和阿是穴等重点部位施以针灸治好了腰、颈椎不适,运用“升肝降胆”等传统中医辩证思路,在太冲、足临泣等穴位扎针,解决了贾干事多年来口干口苦的毛病。“满血复活”的贾干事写起稿子来又“思如泉涌”了。

一些被称为“疑难杂症”的“医学难题”,陈兴利用针灸疗法,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四级军士长刘孟侠,得了强直性脊柱炎,腰部僵硬疼痛,活动受限,传统治疗效果不佳,在陈兴的精心治疗下,得到了较好的缓解。

新疆冬天寒冷,夏天干燥,官兵最容易得的就是过敏性鼻炎。一到夏天,遇到冷空气、花粉、尘土,打喷嚏、流鼻涕、鼻子不通气、眼痒,把许多官兵折腾得“死去活来”。吃脱敏性药物只能管临时,甚至有的官兵实在受不了了,开始大量服用激素类药物,对官兵身体造成了极大危害。陈兴利用袪湿排寒、宣肺通窍的原理,为许多患者减轻了痛苦。

小小银针,还成就了一桩美满的婚姻。乌拉斯台边防连上士马帅,人如其名,高大帅气,活泼开朗。可就这么一个“阳光男孩”,在“爱情马拉松”上并不顺风顺水,为啥?年近三十、“无辣不欢”的他,“青春没了,痘痘却还在”,满脸“坑坑洼洼”,女友的“最后通牒”是:“什么时候脸平了什么时候结婚!”苦恼的小马把所有牌子的洗面奶都试了过遍,脸上依然是“星星点灯,照不亮我的前程”。最后还是陈兴利用针灸调理内分泌紊乱的方法,帮他实现了“只要青春、不要痘痘”的梦想。前不久,陈兴收到了小马专门用特快专递从老家寄来的“喜糖”。

小小银针作用大,就连驻地群众,也纷纷慕名而来,陈兴也热情周到,义务为他们治疗。

“棒棒哒”针灸技术背后,却有着感人的故事。上军校时,陈兴学的是检验专业,与针灸根本毫不沾边。毕业分到边防后,官兵因巡逻、训练造成的伤痛,常常让官兵“痛不欲生”,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没有一个好身体,怎么实现‘能打仗、打胜仗’的目标,怎么能提高部队战斗力!”陈兴决心为官兵的健康“保驾护航”,可边防医疗条件有限,根本满足不了官兵治病的需求。本来对中华传统文化非常感兴趣的他,决定学习针灸技术,更好地为官兵服务。

想到就要做到。为此,陈兴购买了大量针灸方面的书籍,没日没夜地“啃”,对人体经络、穴位熟记于心。为了练习针法,他就在自己身上“试针”,只要够得着的地方,都留下了密密麻麻的针眼。

博大精深的中医技术,光靠自学是根本不可能的。为此,陈兴利用休假的时机,到处“拜师学艺”,足迹跑遍了河南、云南、四川、湖北等地,见到有针灸的诊所,他就与中医老师请教、探讨技术。

不是每一个医生都乐意把自己的“看家本领”、“吃饭的家伙”告诉别人的,但当得知陈兴是边防军人,利用短暂而宝贵的假期,放弃与家人团聚、照顾父母妻儿的机会,自费专程学习技术为戍边官兵服务后,所有的医生都感动了,无偿地把“独门绝技”传授于他。勤奋好学、悟性极高的陈兴,在一名老中医的引荐下,还得到了国医大师石学敏院士传承人杨河的亲自指导,掌握了杨老师创办的“太医神针门”所有的技术。

信心满满的陈兴回到部队后,却遭遇了“尴尬”事。为啥?平时习惯了吃药打针的官兵,怎么也不相信一根小小的银针能治好病。“疼不疼”、“灵不灵”、“有副作用吗”的疑问不绝于耳。

“想想都害怕,那么长的针扎进身体,不疼才怪!”“万一扎错了,留下后遗症咋办?”万事开头难,陈兴只好用己的身体给官兵们做示范,告诉他们针灸没有副作用,主要是调理气血,疼痛感比打肌肉针还少。话虽如此,可官兵依旧犹犹豫豫、扭扭捏捏,谁都不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当“试验品”。最后还是时任连长陈世恩,由于长年骑马巡逻落下了腰椎盘突出的毛病,久治不愈,“硬着头皮、鼓足勇气”下了好大决心“试一把”,不曾想,这一试,当时就缓解了困扰多年的疼痛。

“酸酸的、麻麻的、胀胀的,压根没有想象中那么疼,困扰我多年的毛病,全部被这小小的银针‘赶跑了’!”。看着连长满脸的“幸福样”,官兵们纷纷上门治疗,络绎不绝。

“这几年,送往上级体系医院的病人明显少了,官兵参训率明显高了,部队战斗力明显提升了,陈医生功不可抹!”团长韩界峰如是说。

“看着官兵满脸愁容的来,欢天喜地的去,我心里就有一种莫大的‘满足感’。我要继续努力,用手中的小小银针,为官兵健康服务,为改革强军助力,尽一份绵薄之力!”这是陈兴的肺腑之言。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