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真练”,更要“练真”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史波波、薛艳晓责任编辑:姜可
2018-02-08 08:25

习主席强调:“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是提高部队实战化水平的根本途径。”强大战斗力的锤炼须臾离不开扎扎实实的日常训练,不仅要从难从严地“真练”,更要与时俱进地“练真”。

“真练”强调的是,平时“像打仗一样训练”,战时“像训练一样打仗”。训练演习是战争的预实践,训练越严格、演习越逼真,就越有助于扎扎实实提升部队战斗力。甲午战争后,清军“来远”舰帮带大副张哲溁回忆:“我军无事之秋,多尚虚文,未尝讲求战事”“平日操练炮靶、雷靶,惟船动而靶不动”,且“预量码数,设置浮标,遵标行驶,码数已知,放固易中”“徒求其演放整齐,所练仍属皮毛,毫无裨益”。而与之相较,20世纪90年代前4年里,美军死于战争的仅170人,同期训练死亡人员高达4666人,是战争死亡人数的27倍。美军101空中突击师士兵训练的淘汰率达20%;布拉格堡基地“三角洲”部队淘汰率有时高达77%,平均合格率仅50%。谁在训练上离实战化更近,谁就会得到战神的青睐。训练摆花架子,靠典型撑面子,悖离实战化要求,必然要在未来战场上付出血的代价。

“练真”强调的是,未来仗需要怎么打,今天的兵就怎么练。实战化训练磨砺出的战斗力必须是下场战争所需要的打赢能力,否则训与战就会错位,能打赢就是一句空话。伊拉克战争前夕,萨达姆针对美军可能的进攻,曾开展过高强度的沙漠地区抗击装甲机械化部队训练,准备来一场“钢铁对钢铁”的撞击战,结果开战后伊军埋在沙土里的坦克却遭到多国部队来自空中火力的毁灭性打击。这是典型的兵未练真,训练内容陈旧过时,生成的必然是过时的战斗力,战场上不可能战胜新质战斗力对手。这就要求我们,要针对不同作战样式、作战对手、作战环境,紧贴使命任务开展不同领域、不同层次的实战化训练,尤其要紧跟战争形态演变滚动完善训练内容,着重加大电磁作战、联合火力打击、特种作战、网络战等实战化训练内容的比重,让训练内容更逼近战争形态演变的实际,让训练环境更接近未来战场,让训练对手更贴近真实敌人。只有在“真练”基础上磨掉“骄娇”二气,不断更新思维认知,契合战争形态发展需要,把功夫“练真”,才能打败一切来犯之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