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这个除夕我又要失约了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翁 维责任编辑:姜可
2018-02-02 09:41

亲爱的小小:

好久没有用写信的方式和你交流了,提起笔来竟有一些不知怎么开始,那就还是用最老套的方式吧:见字如面,自我参加维和集训我们分别半载以来,你,还好吗?

夜很深了,我却睡不着,白天翻开手机日历忽然发现咱中国最大的传统节日——春节,马上就要到了。“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大概是所有身在异乡华夏儿女的共同情愫。南苏丹瓦乌UN城的夜,除了或远或近偶尔响起的零星枪声,其实宁静的如水般纯粹。在这样的夜里,我对你的思念如同我们之间的距离那般悠远。回想我们从相识相恋到相亲相爱已经快十个年头了,这么多年来,在每一个万家团圆的除夕夜里,我却总是没有能够好好陪在你身边。想到这些,我心中不禁觉得有些难过,岁月并不如烟,过往日子里的一幕幕又浮现在我眼前……

我们初相识的时候,我还在一个部队基层仓库的卫生所工作,说实在的,基层部队军医的工作确实有些单调乏味。在那些日子里,你如天使般进入我的生活,让我对未来充满希冀。那时候的你还不太明白(当然现在你已经习惯了):为什么老百姓过年过节可以放假休息,而军人却是管理更加严格的战备执勤?当时卫生所里只有我一个军医,有时还要在仓库机关里帮忙。过年休假,对我来说自然是不太现实的。除夕夜里,我走在查岗查哨回来的路上,只能通过电话把我的思念和祝福送给你,那时你怕我觉得孤单寂寞,还一个劲的说着笑话逗我开心,末了还不忘添一句:“等以后你到医院工作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过除夕迎新年了。”当时我想,将来到医院工作了,应该可以和我心爱的人一起辞旧迎新了吧?

过了一年多,我真的调到了和你同一个城市的部队医院工作,医院的工作节奏比基层卫生所要紧张百倍,为了尽快熟悉业务,能够更好的为广大官兵服务,平时的休息时间我都泡在科室里。没能好好的陪你,你也丝毫没有怨言,而且经常带着我爱吃的饭菜来探班,让我的心里经常充满温暖。那几年的的除夕,作为科里最年轻的军医,我都主动承担了值班任务。你总是特别理解的说:“军人嘛,什么时候都要比别人多奉献一点,我支持你!”记得有一年,是一个大雪纷飞的除夕夜,你特地从家里带着饺子来医院看我,说要陪我在科室里过除夕,一起听跨年的钟声。当时我感动的要命,可是偏偏天不遂人愿,那天的急诊一个接着一个,我忙的连和你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为了不让我分心、不影响我的工作,你还是默默的回去了。等我好不容易忙完,看着窗外漫天的烟花,我想等咱结婚了,我一定陪你好好过个除夕,一边听着新年的钟声,一边憧憬美好的未来。

后来,咱们结婚了,接着儿子出生了,再接着我从临床科室调到了医院机关工作,乘着军改的浩荡东风,医院的大项工作特别多,各种战备值班任务也更重,我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加班、值班、出差等等工作上,陪你的时间越来越少。咱们的儿子一天天长大,为了让他能在我长大的地方感受一下过年的滋味,你决定和我一起带着儿子回老家。可偏偏不凑巧,那年单位又临时有事,缩短了我的假期。算算缩短的假期天数,都不够来回路途往返的时间,于是我只能退掉我的车票,目送你带着儿子独自踏上北去的列车。以后每每想到你一个南方姑娘,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拖着行李箱,在北方凛冽寒风中行走的情景,我的泪水都忍不住湿润了我的双眼,内心一万次的想,等我有空了,一定和你一起到温暖的海南岛上,感受温润海风、静看潮起潮落,迎接新年的初阳。

去年,经过你又一次十月怀胎的艰辛,咱们的女儿像个小仙子一样来到了我俩身边,那一刻我觉得,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可是产后的你身体状况却一直不好,家里人集体决定让你到海南调养身体,在你最需要陪伴的日子里,我又没能陪在你的身边。于是我早早的就开始作安排,工作尽量往前赶,心里想着,这个除夕我一定陪你过。可是很遗憾,就在除夕前的几天,我突然生病了。当时的诊断有点吓人,那一刻,除了把手头工作整理好交给同事以外,我心里想到的只有你。可我不敢告诉你,怕你在哺乳期受到惊吓落下什么难缠的病根儿,只是在年后飞到海南和你爸妈商量了一下以后的事情。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百感交集,抱着你久久不肯放手,心中只有一个年头:这么多年,欠你的太多了!我当时心想:如果,如果我还有明年,我一定、一定陪你好好过一个除夕。

看过你和孩子们,我勇敢的去住院了。就在准备手术的前一天,复查的结果让生活这出大戏的剧情峰回路转,最后发现竟是虚惊一场。保守治疗后,我康复出院,又投入了医院忙碌的工作中。没多久,出国维和的任务下来了,看着你和不满周岁的女儿,看着儿子期盼父亲陪伴的眼神,我犹豫了。但是你却第一个鼓励我,让我积极参加。你说虽然想要更多一点的陪伴,但你更懂我作为一名军人的光荣与梦想。是的,你最懂我,你何曾不想和我紧紧拥在窗前,透过漫天飘洒的雪花看绚烂的烟花?你何曾不想和我并肩坐在海边,听着潮起潮落的涛声迎新年的朝阳?你何曾不想和我一起坐在家里,听着孩子们“爸爸妈妈”的呼唤感受他们的可爱。但你还是笑着对我说:“去做一名军人该做的事吧,以前你保家卫国,我觉得国家是我的情敌,现在你出国维和,我觉得全世界都成了我的情敌。”知心如你,扎心如我,那一刻,我只能紧紧把你搂在怀中,让眼泪默默在心里流。

给你写信的此刻,在南苏丹寂静的夜里,看着身边熟睡的维和战友们,想着他们每个人的心里还不是同样有个思念的“她”。当年的你们,哪一个不是父母手心里的宝贝,自从嫁给军人,成为一名军嫂,从当初的“十指不沾阳春水”到现在的“双手能搬煤气罐”,从当初家里的娇小姐变成现在家里的顶梁柱,个个活的比汉子还汉子。我们当兵打仗、出国维和是奉献,而你们操持家务,照顾一家老小则是更大的奉献。

亲爱的,就写到这里吧,今年这个除夕我注定又要和你失约了。就让这些文字穿过非洲黑暗的长夜,伴着祖国漫天的瑞雪,呈现在所有军嫂们的面前,去诉说我们对你们万语千言也说不完的思念。

此致。

最崇高的敬礼!

爱你的:维

丁酉腊月十一深夜

书于南苏丹瓦乌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