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您的儿子!”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苏继春、杜思德责任编辑:杜海丰
2017-09-11 15:16

又是一年退伍季,弹药库的老兵们面对进退走留,虽然大家的选择不同,但每个人却都有同一个愿望——最后为慕大娘做点什么。

眨眼间,老兵们已经在部队工作生活了两年,两年的时间他们远离了家乡,也远离了亲人,但他们从不缺亲人:“这两年,村民们就是我的亲人!突然要离开他们,我真的舍不得!”老兵们回忆起刚下连时的情景,不禁感慨。

新兵连的最后一天,连长宣布了每名新兵的所属单位。当小李等五人得知自己将要分配到弹药库时几人无不兴奋。因为弹药库的名字实在太神秘,他们一路上喋喋不休地猜测。可眼看着车子从市里开到郊区,又从郊区开到村子,他们都感到不对劲了,人还未到,心先凉了半截。等下了车了,心就更凉了,这弹药库压根就跟他们的想象不沾边,有的只是纹丝不动的岗哨、冰冷的铁门以及密不透风的围墙。新来的这几位情绪仿佛跌倒谷底一般。不过,好在排长和班长们对他们都很热情,处处十分照顾。可身在弹药库,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站岗。站白岗还可以接受,可站夜岗半夜爬起来的滋味可就让他们有点受不了,更别提你睡得正香,别人叫你出去站岗,穿上衣服刚一推门,寒风如刀子般咻咻咻地划在脸上,我想无论谁,此刻都会有点崩溃。

一次晚饭后,几人就凑到一块就抱怨起来,这一幕无意间被经过的排长尽收眼底,排长有些犯难了。

听说村子里又来了几个年纪不大的小战士,慕大娘、李大娘和冯大娘三人挑了个日子包了七八斤饺子送到部队。慕大娘、李大娘和冯大娘年纪都有六十好几了,是当地拥军的代表,排长知道她们来了,赶紧把他们请进来坐。

“慕大娘,你们怎么来了?”

慕大娘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嗓门大,常常笑呵呵的,她笑着说:“我听说咱们这又来了几个小战士,我这不是来看看吗,另外我们仨包了些饺子给你们,你们可劲造,都是大小伙子,能吃!给你们包了七八斤饺子呢。”

“哈哈。”排长被慕大娘的直性子逗笑了,心想这慕大娘真是个可爱的人。“小李!小胡!你们五个过来一下!”小李等人赶紧跑过来给慕大娘、李大娘以及冯大娘齐刷刷的问了好,几位大娘都高兴极了,特别是慕大娘,小李离她最近,她拉着小李的手一边嘘寒问暖,一边给他正了正衣襟。不知怎地,慕大娘的眼睛有些发直,嘴里念叨着:“我儿子当兵的时候,也这么大。”小李发现慕大娘的眼眶红了。小李有些不知所措,他抬手想帮慕大娘擦擦眼泪。慕大娘这才意识过来,她赶紧用手掌在脸上胡乱抹了抹:“孩子,我没事,大娘没吓着你把。”

“大娘,没!”

后来几个大娘留下来一起吃了饺子后,便起身回去了。可小李对此事却耿耿于怀,晚上看完了新闻后,小李向排长讲出了自己心里的问号。排长轻叹了一声,向小李讲了一个故事。

原来,幕大娘早年丧夫,但有个儿子,儿子是一名消防战士。几年前慕大娘儿子所在的城市有一座服装厂突然失火,慕大娘儿子所在的消防队接到命令迅速出动,工厂内的工人们四散奔逃,可仍有一部分人没有逃出来,幕大娘的儿子接到命令带领一个班的迅速到工厂里进行搜救,转眼三十分钟过去了。被困的工人们一点点的全都被救了出来,可在最后清点人数时才发现慕大娘的儿子不见了,这时再想进去找,已经进不去了——大火烧断了承重梁,工厂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下伴着舞动的火蛇轰然倒塌。这场大火足足烧了三个多小时,火扑灭了,慕大娘的儿子也走了。世间最让人痛心疾首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没多久,烈士证明被送到慕大娘手中,慕大娘手捧着烈士证明几近昏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就这样与自己阴阳两隔。谁也不知道慕大娘是怎么熬过来的,只知道后来幕大娘常来咱们这串门,是咱们弹药库的常客了。

小李听完总算明白了,回忆起幕大娘伤心的样子,觉得心里一阵酸楚,他想为慕大娘做点什么。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排长,排长听后表示十分支持,决定组织一支“慕大娘慰问小队”,由士官老夏作为队长,带着五名新兵隔三差五去慕大娘家帮帮忙,陪陪幕大娘。

第一次去幕大娘家是一个早上,幕大娘又惊又喜,要沏茶倒水招待小李他们,小李连忙摆手,指了指他们带来的抹布和扫把说:“大娘,我们是来帮您的。”

“哎呦,不用,不用!大娘家里不脏,我自己能收拾的过来。”

“大娘,您就别跟我们客气了,上次你们送来的饺子,我们都爱吃极了,为了感谢您,特意来帮您做做家务,顺便陪您唠唠嗑,家里有什么活您尽管吩咐,我们全包了!”小李刚说完,转身拿起抹布就擦,看见什么擦什么,其他人也不用交代,都自己给自己找活干,六人就这样在慕大娘的家里忙活开了。慕大娘看着这些孩子一个劲地说;“坐下,快坐下。你们平时那么累,到了大娘这,应该好好休息才是!”可大娘越这样说,这六人干得越起劲。干完了活,几人给慕大娘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战士们围着慕大娘有的拉家常、有的谈自己的糗事、有的两人斗嘴斗个不停。大娘被逗得呵呵直乐,心里边暖乎乎的,可笑着笑着却流出眼泪来。

众人有些不知所措,小李走上去握住慕大娘的手:“大娘,您怎么哭了?”

“大娘没事,就是高兴,如果你们都是大娘的儿子,那该有多好呀!唉!”慕大娘擦去眼泪,神色黯然起来。

“大娘!我们就是您的儿子!”“对!大娘,我们都是您儿子!”战士们站起来拍着胸脯说道“大娘,只要您不嫌弃,我们愿意当您的儿子!”

“好好好,好孩子……”慕大娘听到小李他们这样说,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颤抖着把他们的双手来回握了好几遍。

两年时间,小李他们由新兵成长到老兵,他们与慕大娘的感情也越来越深厚。此后慕大娘隔三差五就来看看她的“儿子们”,有时也会领着李大娘和冯大娘来教战士们包包饺子等等。村民们都开玩笑的问慕大娘是不是买彩票中了奖了,怎么每天都红光满面的。而小李等人也常去陪慕大娘,帮她做饭、整理家务,慕大娘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他们在弹药库的日子不再感到压抑,想家的感觉也不复存在,更是让小李等人仿佛又找到了一处新家,重新感受到了与父母同样的温暖和爱。

两年的时间眨眼便过去,慕大娘不知道,弹药库的战士,在复转前一个月就要提前调整到其他单位。眼看着离小李他们调整没几天了,小李等人最舍不得的还是慕大娘,几人商量着走之前一定要好好跟慕大娘告个别。

隔天早上,他们敲开了慕大娘的门,慕大娘看到是小李他们自然很高兴,但细心的慕大娘发现小李的表情似乎不自然,而且前两天刚来帮自己打扫过卫生,可今天又带来了扫把和抹布,显然行为也有些反常。这是干什么?慕大娘心里想着就问了出来,小李的嘴张了张又闭上了:“大娘,我们最近没啥事,就想着多来帮帮您。您别多想。”慕大娘将信将疑。今天不知怎地,小李他们打扫卫生格外卖力,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收拾了个遍,恨不能把旧的擦成新的。慕大娘越来越怀疑这里面有事。等干完了活也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幕大娘看着一桌子的好菜,觉得心里实在没底,对小李他们说:“你们肯定有事,难道还要继续瞒着大娘吗?”小李他们一听知道不能再瞒下去了,他们把筷子放下站起来说:“慕大娘,这话确实有些说不出口,但又非说不可,我们要走了,接到上级的命令,要调整到其他单位了,不能陪您了。”

慕大娘沉默了几分钟,开口说道:“军令如山,大娘留不住你们,只希望你们以后能好好的生活,常回来看看!”说完了,慕大娘轻轻掩面哭泣。小李他们看着慕大娘,心里何尝不是难过呢?两年的时间,慕大娘待他们如亲娘一般,天冷了给送去热汤和亲手纳的鞋垫,天热了给送去冰凉的西瓜。要是他们身上哪块受了伤,慕大娘比伤在自己身上还疼。一想到这,几人的眼泪就吧嗒吧嗒的落下来。他们不约而同的站成一列,齐刷刷的喊了一声:“娘!”

慕大娘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们,喊我什么?”

“娘!我们喊您娘!”

“哎…哎!”

“我们永远都是您的儿子!”

他们哭着抱作一团,久久不分开。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