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集结号吹响:老兵不老,精神长存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蒋德红责任编辑:杜海丰
2017-09-04 11:06

(一)当集结号吹响

文/蒋德红

图为黄殿军。

那天下着雨,心里总不踏实,我总是觉得该去看看黄殿军老英雄。

“小蒋,我老父亲今天早上走了,你不用来了!”

老英雄走了。杨靖宇叫着的“小黄孩儿”,听到集结号了么?这雨水,真的好大,好大,这样的天气您也要赶路了……

当历史走进曾经,能够让我们铭记历史的东西,叫历史遗物。那件毛皮大衣,现如今真的成了遗物了。

我是传令兵,送信到一军军部,杨靖宇司令就教我们唱《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军歌》,当时我学了三遍就会了。杨司令看我学得这么快,就摸着我的头说:“哎,这小黄孩儿做个好宣传员。”于是, “小黄孩儿”就这样叫开了,我们师长也这样叫我!

“愿意跟我们干吗?”我大声回答:“愿意!”随后,我回头对父亲说,爹,我不回去了,我打鬼子去了!我就这样加入了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二军。跟我说话的军人就是军政委魏拯民。后来,我被分到第二军第二师,师长是曹亚范。那是1935年,那年我才13岁。十多岁的娃娃最适合当传令兵,我就成了传令兵,来往于第一军和第二军之间,也才有机会认识了杨靖宇将军,也才会有了“小黄孩儿”的叫法。

据史料记载,东北抗联1937年全盛时多达3万余人,经过数万次大小战斗,1941年前后转移至前苏联的战士仅有1000余人,留在中国本土打游击的人更少。七十余年转眼即逝,烽火连天中生存下来的“老抗联”屈指可数。黄老的儿子黄贵清拿出一张照片说:“这是老父亲二十多年前参加靖宇县红军(抗联)失散人员座谈会的合影,前排就坐的8位抗战老兵,仅剩下我父亲一人。”

在杨靖宇纪念馆二楼的展柜前,讲解员声情并茂地讲述着一件毛皮大衣背后的故事:七十多年前,大衣的主人穿着它,冒着零下三十多度的严寒,一次次奔走在林海雪原,冲破敌人的重重封锁,将东北第二路军师长曹亚范的密令送给第一路军杨靖宇将军,又将杨靖宇将军的密令带回来,这件大衣见证着抗联精神的不朽丰碑……这件打满补丁,破烂不堪的灰白大衣的主人就是抗联老战士黄殿军。

穿着这件皮大衣,在林海深处与敌人周旋了十多年,小黄孩儿成了老兵。他头顶上的刀疤,是在战斗中和敌人肉搏时留下的,眼角下的疤痕,是被炮弹片崩的,腿也被子弹打穿过……每一次,当冲锋的号角吹响,黄殿军与战友们踏破硝烟,冲锋在密林里,与敌殊死搏斗,自己10余次受伤。1940年杨靖宇牺牲,1941年魏拯民牺牲,抗联士兵们隐蔽作战,化整为零,转入地下,搜集敌情,不定期地进行斗争,直到抗战胜利。

靖宇县“红军(抗联)”失散人员座谈会合影。前排右一为黄殿军

“你看着门前那座大山,那就是杨军长的家呀,这山山岭岭一草一木,都染过我们抗联战士的血呀,我得守着它……”回到老家的黄殿军再也没有走出过这座大山,他舍不得离开这片当年和杨靖宇、魏拯民一起战斗过的土地。每隔一段时间,黄殿军都要去一趟杨靖宇将军殉国地,去拜谒一下老首长,和老首长唠唠嗑。

一年前,我也是在这个房间,也是坐在这个炕边,也是这样偎在黄老身边,听着他讲述参加抗联,与敌周旋厮杀,与杨靖宇将军结缘的经历。9·3胜利大阅兵后,黄老收到了央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那天晚上,他突然翻出那套多年不穿的旧军服给自己穿上,非要戴上纪念章照个相。老人常念叨着,党没忘记咱们这些老抗联!

“从那后,老父亲就把抗战胜利纪念章放在了身边。偶尔还拿在手上,抚摸着纪念章,呆呆地望着穿外。”2016年8月的一天,黄老突然出现呼吸困难,脸色发白,被紧急送往县医院救治。连话都说不出来的他,醒过来第一件事,只见他的手不停地在身上摸索,嘴里呢喃,却说不出话来。知父莫若子。黄贵清知道老父亲在寻找什么,知道老父亲在说什么,于是他赶紧回家将那枚纪念章拿来,放在老父亲手上,黄老将纪念章紧紧地握在手心里。

黄老病了,“病”得不轻:以前,他经常梦见杨军长、曹师长,还有一些叫上名字叫不出名字的战友,他们背着很多很多枪,他就问他们,“背这么多枪,又要去打哪儿呀?”而那段时间,黄老嘴里不停地念叨:“你们别哭,我就要去见杨司令,见我的战友了”……

黄殿军在回忆当年的抗战岁月。

第一次采访结束时“我们是东北抗日联合军,创造出联合军的第一路军。乒乓的冲锋陷阵缴械声,那就是革命胜利的铁证……”听着黄老嘶哑却透着坚毅的军歌,看到他颤抖却依旧标准的军礼,“战士”这个已经融入血刻进骨的身份饱含着多么多么深厚质朴的含义!

每次去看黄老,他总说我是为我的战友们活着的,我活着就是老抗联还在,鬼子来,有去无回!我活着,就是等着冲锋号哩!

靖宇县龙泉镇龙东村的夜,雨依然在下,哀乐低迴,我又一次偎在黄老身边,他睡了。他静静地躺在炕上,身上盖着一块黄布,枕边放着我曾采访刊发后的打印文章,放在文章上面的是那枚金灿灿的“中国人民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纪念章”……

一年多的时间,我采访报道的22位抗战老兵中,有9位老兵相继离世:

2015年12月23日,94岁抗战老兵聂生茂去世(2015年8月24日采访);2016年2月6日(除夕),101岁抗战老兵罗忠台去世(2015年8月25日采访);2016年4月14日,90岁抗战老兵李喜善去世(2015年8月25日采访);2016年6月18日,89岁抗战老兵侯生福去世(2015年8月25日采访);2016年7月12日,91岁抗战老兵周军去世(2015年4月23日采访);2016年8月17日,94岁抗战老兵黄殿军去世(2015年4月15日采访);2016年11月5日,88岁抗战老兵周玉浩去世(2015年4月16日采访);2016年12月27日,90岁抗战老兵罗文亮去世(2015年8月27日采访);2017年3月12日,91岁抗战老兵刘振刚去世(2015年8月13日采访);

作者采访过的22位抗战老兵已有9人去世。

老兵们走了?还是去追寻,集结号?

老兵不死!也不曾凋零!老兵即使倒下,那也是,前进的方向!

我坚信……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