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满昆仑情漫天

——武警青海省总队二支队十七中队官兵把忠诚刻在山巅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记者吴敏、特约记者舒春平、赵彬责任编辑:姜可
2017-06-12 17:46

摄影 谢析搏

军报记者讯(记者吴敏、特约记者舒春平、赵彬)昆仑第一哨,镌刻在云端,雕塑在冰川上。

曾几何时,伟人毛泽东赋诗云:“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今天,记者满怀豪情走进武警部队海拔最高的独立哨位,看武警青海省总队二支队十七中队官兵如何仗剑守昆仑。

“敬礼!”一声响亮的口令中,旗手安塞塞扬臂展旗,五星红旗迎风而起,金色的阳光掠过旗杆投向巍巍昆仑,一列火车鸣笛穿越海拔4868米的天路隧道......

时至仲夏节气,但身穿春秋常服的安塞塞嘴唇青紫、双手冰凉。“半为缺氧半为寒。”排长王波说:“空气含氧量仅有海平面50%,最低温度零下42℃。”

听说记者要随队巡逻,官兵们既意外又高兴。中队长杨富祥拿出一把药片递给我,说:“坦白地说,雪山在我们眼中,不是风景,而是责任。随队巡逻,先吃预防高原反应的药物,再换上棉衣棉裤迷彩大衣。”

牵出警犬大黑,背上枪支装具,一行8人挤进高原巡逻车。车出营门,颠簸而行。记者心跳加速,像要蹦出胸膛,胃痛如刀绞,转头再看身边,人人眉头紧锁,个个嘴唇紫黑。

“全身每一个细胞都缺氧,但每一滴血都是热的。缺氧不能缺斗志。”中队长杨富祥说:“如果不能克服缺氧反应,怎能在高海拔地区实战中克敌制胜?”

那年3月,杨富祥接上级命令抓捕歹徒,带领6名队员快速出击。下午2时,巡逻车与歹徒狭路相逢。8名歹徒立即分为三组,朝不同方向逃窜。杨富祥一边鸣枪示警,一边指挥分组抓捕。平日严格苛刻抗缺氧极限训练在实战中顿显威力。追击数百米后,7名歹徒缺氧倒地,被官兵铐住手脚。然而,一名持刀歹徒趁乱跑入附近旅游区。

“绝不能让一名歹徒漏网。”杨富祥带队搜捕,一个个餐馆排查。几个小时后,他们发现歹徒的藏身之处。杨富祥率先破门而入,把歹徒牢牢压在身下。

昆仑三里不同天。说话间,寒风卷着雪粒子打在车窗上。车轮陡然一滑,右侧陷入泥中。“一、二、推!”号子声声,车轮却纹丝不动。老兵脱下大衣,垫到车轮下。新兵四处找石头,填入泥坑。“别怕!办法总比困难多。”老兵伏旭峰说:“那年春节,巡逻车四个车轮全部陷入雪坑里。脱险回到中队已过子时,央视春晚都演完了,大家点燃鞭炮庆祝安全返回......”

记者听得眼泪打转儿,官兵们说得轻描淡写。其实,巡逻中最大的危险是遭遇暴风雪。

去年夏天,9名官兵徒步巡逻到时,突然下起暴风雪。雪花漫卷如席,风力瞬间达到十级,对讲机、电台、手机等所有通讯装备全都没有信号。官兵们只能围成圆圈,就地趴下避险。

士官姜其亮回忆说,坚持不住时恳求队长:“我想睡会儿!”杨福祥急了,扯着嗓子喊:“不能睡啊!睡了就再也起不来了啊!”

“要是‘光荣了’,得上‘英烈榜’。”六班长蒙杰接过话头,说:“内心绝望到极点。不知道过了多久,暴风雪渐缓。我们顺着铁路朝回走。没想到,更大的危险还在后面。”

蒙杰怀里抱着枪,走在队伍最后,突然间脚下一滑,滚向路边,陷入雪坑,积雪瞬间没入胸口。

“枪托卡在一块石头上,救了我的命。”蒙杰说:“从那天起,我开始写日记。万一哪天牺牲,昆仑山哨所会留下我的青春印记。”

中队负责的巡逻路段长70公里,途中需要翻越两座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雪山上没有路,坡度在50度至70度之间。官兵们手拉着手,一点一点地慢慢挪动。

在官兵脑中,藏着一张特殊地图,上面标记着巡逻路段的信号盲区和铁路故障高风险路段。他们相继总结出了“雪地追捕”“风中潜听”“养犬助勤”“梯次增援”“紧急避险”“消除雪盲”等经验做法。上等兵赵锋利趴在铁轨边听了听,告诉记者:“10分钟之后,一辆客车上山而行。”

“”青藏线,生命线,我的线。”官兵们每人都写过天路心语,每人都有讲不完道不尽的昆仑情。

下士陈文亮谈起“徒手勇斗惊牛”的经历,言语中充满“横刀立马”的英雄胆气。2016年9月13日,一头野牦牛撞破护栏闯入铁道。眼看列车即将驶来,中队长杨富祥带领张斌等战士用警绳拴住牛脖子,合力将彪悍的野牦牛拉出铁道。在守隧护路的日子里,官兵们与缺氧高寒斗,与狂风暴雪斗,与野狼牦牛斗,与孤单寂寞斗,用最真的情守护天路上过往旅客的安全。

从西大滩到不冻泉,中队官兵在109国道设立了5块“便民牌”,蓝底白字写着:“有困难找武警”和中队电话。 2013年夏天,藏族加措老阿妈突遇暴风雪,20头牛羊走失。官兵们冒着狂风大雪,翻越3座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帮她找回牛羊,送去急需的生活用品。几年来,加措老阿妈每天清晨和黄昏都手持转经筒,为中队官兵念经祈福。如今,中队电话被当地政府收录进电话黄页中,哨所也被各族群众誉为“昆仑第一哨”。

朵朵白云飘过哨楼,记者走上哨位,“祖国在心中”五个红色大字跃入眼帘。几年前,上级拨款修整营房,3天后工人们全都躺倒,临走时说:“就算给座金山银山,也不在这山上多待一天。”工人们不知道,官兵们默默守护的这条天路,为青藏高原运来多少座金山银山。

工人下山后,官兵们捡起工具,肩扛手抬搬运建材,硬是靠双手,在无人区里、永冻层上,修建起带温室的新营房。

“饱经春夏秋冬,铸就忠诚肝胆;历尽风霜雪雨,构建绿色警营。”中队官兵捡来千万块昆仑石,山坡上刻下句句誓言。隧道北口,“爱昆仑,守昆仑”六个大字抒写官兵扎根高原、牢记使命的情怀;隧道南口,“宁可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的诤诤誓言,激发官兵爱岗敬业、献身使命的职责意识和使命意识;在营区南坡上,官兵们把昆仑石砸入冻土,描绘出一幅巨大的祖国地图,又在两侧镶嵌上“天天守护天路,步步印证责任”的口号。

每一块石头背后都站着一名铮铮铁骨的钢铁战士,每一块石头都在诉说中队官兵扎根青藏线、矢志强军的忠诚足迹。

2012年6月,隧道西口山体滑坡,几十块巨石滚落在铁轨上。眼看30分钟后,由拉萨开往上海的火车就通过隧道。如果不能及时排除路障,就会发生列车脱轨的险情。危急时刻,原中队长李正标带着官兵用绳子拉,用铁钎撬,将巨石滚出铁轨外。来不及喘息,一块巨石夹杂大量泥沙突然从山上滚落下来。眼看2名战士就要被砸中,李正彪眼疾手快,一把推开他们,自己却被石块砸伤脚。事后,官兵们将那块大石头取名为“血性石”。他们说,军人的血性,就体现在不怕牺牲。

不久,官兵奉命拦截一名在逃歹徒。短兵相接时,恼羞成怒的歹徒拔出锃亮匕首挥向战士郭志鹏,原指导员朱运来一把推开小郭,右手被匕首划破,顿时鲜血直流。朱运来不顾疼痛,一声大吼,卷腕夺刀,制服歹徒。那天,官兵们在地图上嵌入一块“必胜石”。

老兵退伍前留下的“忠诚石”,鏖战数年铸就标兵中队刻下“砺剑石”,父子三代同守昆仑铺就“奉献石”……品读一块块“强军石”背后的故事,上等兵吴宪深有感触地说:“每块石头都是一部厚重的教材。面对它们,为谁当兵、为啥吃苦、为何坚守,一切都有了答案。”

曾经梦想当一名特勤突击队员的吴宪,初来昆仑山时一度情绪失落。然而,守护天路两年后,他自喻为“强军路上的一块小石头”。在一篇教育心得中,他写道:“只要勇于追逐梦想,最平凡的小石头也能耀眼生辉。”

“宁可生命透支,不让使命欠账。”11年来,中队官兵武装巡逻无人区铁道4200多次、累计行程12万余公里,排除险情367起,救助群众400余人,连续5年被总队评为“正规化执勤一级单位”和“基层建设先进中队”;先后涌现出二等功臣朱运来、杨富祥,“全军优秀指挥军官”李正彪、两次荣获武警部队“优秀士官人才奖”的马全林等一批先进典型。

漫天雪花飘飘洒洒,轻轻落满中国地图。支队政委贾振雄说,昆仑山上官兵的忠诚就像昆仑白雪般纯洁无暇。雪从不标榜自身的纯洁,但总能树立一个标准,立起一个高度。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