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干那些让人戳脊梁骨的事

——在“学”与“做”中锻造强军先锋④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魏 寅责任编辑:姜可
2017-05-31 08:30

实字当头、实之又实,才能做好“栽树释荫”的良心工程。军队改革攻坚期,党员领导干部更应当多一些排忧解难的问题意识,少一些追名逐利的政绩冲动。只要工作业绩经得起风雨的洗礼、历史的检验、官兵的评判,不愁任后无所留,不患强军业不兴。

政声人去后,民心自有衡。党员领导干部的价值,承载于奉公办事上,体现在民意口碑中。为官一任,就应造福一方,绝不能让人“怨声载道骂其人、嘘声一片诟庸官”。

军队党员领导干部,扛的是带兵打仗的重担,负的是保家卫国的重责。实字当头、实之又实,才能做好“栽树释荫”的良心工程。倘若办了一件让人戳脊梁骨的事,不只是损害自己的名节,更会影响战斗力建设的大业。诚如导弹司令杨业功填写的《公仆铭》所言:“位不在高,廉洁则名。权不在大,为公则灵。”谁能留下功利长远的扎实业绩、烛照历史的宝贵财富,群众就会把谁留在心里。

真正功济后世、谋利于民的为官者,其政绩虽经千百年风雨烟尘而不湮没,反而放射出更加夺目的光芒。北宋苏轼在任杭州期间,疏浚西湖、筑成长堤,人们漫步“苏堤”,总会感念其人;晚清儒将左宗棠率军到西北大漠,沿途遍栽杨柳,“连绵数千里绿如帷幄”,数百年来让人追思。今天,人们见兰考泡桐而想起焦裕禄,见大亮山林场而想起杨善洲,正是因为他们留下了响当当、硬邦邦的政绩。

然而,也有少数党员领导干部,政绩观扭曲、名利观畸形,为官一任,“该留的没留下,留下的不该留”。有的无所作为,留下的是一片空白;有的弄虚作假,留下的是作秀形象;有的寅吃卯粮,留下的是烂尾工程;有的以权谋私,留下的是一片“差评”。

群众心里有杆秤。党员领导干部如果为官不为、为官乱为,或者净搞一些形象工程、掺水政绩,难免“滚滚骂名离职后”。有的干部离任之时,被人们奉上“最不作为奖”等“另类的锦旗”,或是鸡蛋、皮球等“带刺的表扬”,甚至被敲锣打鼓放鞭炮“欢送”。最可叹的是,有些干部即便被人当面侧目而视、背后戳脊梁骨,也是一副既“无所谓”、又“无所畏”的样子。在他们看来,“各领风骚三五年,哪管身后浪滔天”,只要能爬上高位、手握实权、捞到实惠,什么基层评议、官兵口碑、作风形象,都顾不得了。

这些党员领导干部之所以不懂害臊、不知有愧,是因为被利益、风险、矛盾等诸种“变量”干扰了心神、左右了决断,陷入了为名利而要升迁、为升迁而要政绩、为政绩而轻民意的怪圈,走上了刻意制造伪政绩、浮政绩、谬政绩的歧途。其结果,只能是让组织失望、让官兵寒心,让党的形象蒙污、让军队事业受损。

“我是离开最晚的那一个,我是开工最早的那一个,我是想到自己最少的那一个,我是坚守到最后的那一个,我是行动最快的那一个……”网络视频《我是中国共产党,始终和你在一起》之所以能“圈粉”无数,就是因为它形象地揭示出“党员”这一身份的社会认知和群众期待。党员,理应平时一眼认得出来、关键时刻站得出来,成为群众点赞最多的“那一个”。

军队党员领导干部,以党员为“第一身份”,更应扪心自问:有没有跟官兵一块苦、一块干的踏实作风?有没有办几件实事、无愧于初心的笃定目标?有没有做官兵喜爱的好干部的高远志向?在工作生活中,如果多些这样的自省、多些躬身的践行,又怎会“人一走,茶就凉;位一挪,政绩黄”?对一个好干部来说,官兵敬给他的那碗“茶”,永远是滚烫的。

许国但求煌绩在,功成不必有我名。军队改革攻坚期,党员领导干部更应当多一些排忧解难的问题意识,少一些追名逐利的政绩冲动。只要做到了崇实干、慕实效、传实风,工作业绩经得起风雨的洗礼、历史的检验、官兵的评判,不愁任后无所留,不患强军业不兴。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