绰号之中见端倪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崔登峰责任编辑:姜可
2017-05-31 08:28

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绰号是民声民意的反映,善恶忠奸都显现其中。

绰号,亦做外号、诨号,通常是根据某人的生理特征、性格特点、事业成就等因素给予的非正式名字。

俗话说,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绰号是民声民意的反映,善恶忠奸都显现其中。从史上那些贪官庸腐的绰号,就可以探寻当时的历史方向、民心走向,给当下的为官者以警醒。

据《北史·魏阳平王熙传》记载:“子庆智,性贪鄙。为太尉主簿,事无大小,得物然后判,或十数钱,或二十钱,得便取之,府中号为‘十钱主簿’。”这位拓跋庆智,是北朝后魏的王室子弟,竟然贪鄙到非受贿不办差的地步,不管对方钱多钱少,一概通吃。其绰号为“十钱主簿”,讽刺意味相当辛辣。

贪官有贪官的绰号,为官不为者也有其绰号。

五代后唐名臣马胤孙的绰号是“三不开宰相”。其为政之道是:“入朝印不开(不处理政事),见客口不开(不谈论国事),归宅门不开(不接见钻营之士)。”此公角色意识不强,看似淡泊宁静,其实深藏心机。他慎行、慎言、慎交,摆脱是非,规避麻烦,为的是保全荣华富贵。

《旧唐书·苏味道传》中记载:苏味道,20岁取进士,武则天做皇帝时,曾一度官至相位,但他做官怕负责、怕担当,专攻“模棱学”,力求保住地位和安全,对问题的正反两方面意见,往往是这样也好,那样也行。他说:“模棱持两端,可也。”人家就给他起了个绰号“苏模棱”。

北宋大臣王珪的绰号是“三旨宰相”,他执掌大权16年,守成而已,少有建树。王珪为官明哲保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此公很会顾惜体面,其表现堪称标准的三部曲——“取圣旨”、“领圣旨”、“已得圣旨矣”。至于袒露私衷,独抒己见,绝对不是王珪的风格。这样的人还有很多。民国期间,谭延闿在主持当时行政院会议时,常闭目养神,对讨论的问题不置可否,人称“三不主义”,即“不负责,不建言,不得罪人”。

看来,贪官庸官,历朝历代都有。任何一个官员,无论他们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也不管官方评价体系给出的结论如何,其为人行事,民间自有口碑,这就是民心的力量。

时间就像橡皮擦,或可擦掉许多顽固的污渍,但贪官庸官的绰号却定格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越擦反而越鲜亮。这就是历史的警告。

古代贪官庸官身上的这种绰号,有的被叫了一辈子,但由于当时的法治不健全、监督不畅通,他们有的可能未被问责,得以善终。但在全面从严治党的今天,就不能对一些官员的绰号视而不见、不管不问。因为这些绰号包含着群众的极大讽刺,隐藏着或违纪、或腐败的强烈信号。

有媒体梳理近几年落马的官员,发现一些落马官员或多或少在当地都有这样那样的绰号。譬如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被称为“推土机市长”,云南省原副省长沈培平被称为“拆迁大佐”,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称为“玉痴省长”,天津市原公安局局长武长顺被称为“武爷”……诸如此类,无需解读,谁都可以看出,代表着官员什么样的嘴脸。

劝君不用镌顽石,路上行人口似碑。群众心里有标杆,给谁起、为何起、起什么,绝对是一针见血,准确恰当。当绰号在坊间流传时,各级党组织和纪检部门如果放任不管,只会造成绰号官员更大的贪腐。等到“纸里包不住火”时再去查,无疑会加大反腐的成本。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