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您想我的时候可知我也在想您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马千里责任编辑:姜可
2017-05-10 11:12

家人合影

我的妈妈是一位老师,一位普普通通的小学老师。

都说父母是老师的孩子比较懂事,我从小也不是那种要这要那的小孩,和妈妈一起上学,一起放学,没离开过父母。在我眼中,妈妈总是那样高大坚强,她一边照顾家庭,一边把她的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而在我考入军校后,才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她内心的柔软。

“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那是临去学校报到的的前一天,我一个人坐在窗台上,沙发上的手机循环播放着张震岳的《再见》。“明天我要离开,熟悉的地方的你,要分离,眼泪就掉下去。”明天我要去部队了,他到底会是个什么样子。有战友,有兄弟,我会和很快融入这火热的军营,而父母该怎么办呢。我和姐姐都在外面,家里只剩下他们俩,一定会很无聊吧。我告诉表姐多带小外甥去我家玩,带去欢乐,这样家里也会显得不那么冷清。

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妈妈流泪,我知道她舍不得我,不放心我,怕我一个人在外面不会照顾自己,怕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花钱。“我……你再跟我去趟商场,给你买几件新衣服带上,还有,买些零食路上吃!”她一边叠着我冬天要穿的衣服,一边揉了揉湿润的眼眶。我从窗台上下来,把音乐的声音调小。“ 妈,不去了,你就放心吧。部队伙食那么好,穿的又是从里到外都有,你就不用担心了。”她怕我看到她眼中闪烁的晶莹,躲闪着,转身进屋又去拿别的衣服。

没有让妈妈送我去学校,怕她耽误给学生们上课,更怕她伤心难过。第二天我和爸爸来到车站,准备上车,发现妈妈和姐姐早早来到了车站,买好了早餐。听姐姐说妈妈昨晚就是睡不着,非要大舅开车来车站,再看一下我。妈妈非要替我背着大大的书包,包太重她又不得不双手从后面兜着,眼泪不停地往下掉也来不及擦,更是说不出什么话。“你们快回去吧,我这是去当兵,我会给你们争光的。”我接过书包,向后挥了挥手便上了车。

长城合影

车窗外的景色也是从熟悉到陌生,列车一路向南,犹如我离家的心,告别舒适安逸,渴望马上得到部队大熔炉的锻造。妈妈又发来短信说计划晚上乘飞机到学校再看一下我。“不要让平静的水再起涟漪。”我拿过爸爸的手机回复着消息,“妈妈你就不要再担惊受怕了,投身军营,扎根边防,我已经调整到最佳状态。你们的苦与乐在我这里也是加倍的,如果还是放心不下我,我该怎样全身心地投入到爱民固边事业当中去呢?”当我拉开书包的拉链,发现了妈妈偷塞在书包里的1000块钱。在家时我常说部队有津贴,什么都发,我也没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你们就吃好的用好的。看着这一张张钱皱皱巴巴的,那么像岁月的犁在妈妈眼角留下的沟壑,我这才知道妈妈为什么非要帮我拿书包。我把钱一张张抚平,眼泪还是没有忍住,叭嗒叭嗒的落在书包上。不知道在每个想我的夜里,妈妈又会落下多少眼泪。

长城合影

半年之后,我穿上妈妈叠的整整齐齐的冬装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见到父母的时候,没有拥抱,没有喜极而泣,没有在学校时脑海中反复浮现的画面。可能这次回家太短暂,从走进家门便开始了倒计时,预想再次分别的不舍,冲淡了些此时的兴奋。推门来到我的卧室,墙上贴着一张特别大的课程表,这是我新训过后第一次拿到手机发给他们的,没想到妈妈对着图片一笔一划的把它抄下来贴在了墙上。我这才知道妈妈怎么会那么清楚我今天上了什么课,提醒我什么时候复习考试。她叮嘱我好好学高数,上课认真听,记得背单词。姐姐说,妈妈每天除了准时收看军事节目,周一到周六每早都要坐在这张课表前看我这一天的活动安排,每周末最期待的便是我几分钟的电话了。到后来能视频了我也会让他们照一下我的桌子我的床,我高中的衣服。姐姐说妈妈有时会坐在我桌子上写东西,有时会坐在我床上发呆,我知道她肯定期待着我的文章又在报刊发表,期待我又站在了演讲比赛的舞台。姐姐说这,姐姐说那,我知道她也是一直在帮妈妈分担对我想念。看着课程表上的涂涂画画,感受着爱的温度,厨房的菜香飘来,我又有些泪眼婆娑。

两周的假期每分每秒都被过得小心翼翼,以前一去百货大楼就头疼的我现在每天嚷嚷着和妈妈去逛街,部队的锻炼让我拎多少东西爬几层楼都不觉得累。我陪他们聊天散步看电影,告诉他们我在军营每天的生活。在我整理书房时不经意间发现了妈妈的笔记本,才知道从我去了部队妈妈每天都坚持写日记。“我今天去菜市场买了儿子最爱吃的葱头,我要多学几种做法,等他回来大展厨艺”“今天我去银行看到了几位军人,挺像儿子发来的图片了,一身戎装的他相比可能还要帅。”因为每次打电话我都爱问昨天去哪了你们干嘛了,所以她就把每天日常的点滴琐事都记进了日记。看着几处湿了又干的痕迹,我知道妈妈想把每天的生活统统告诉我,也是一位普通母亲将对身在军营的儿子的思念寄托在了字里行间。

两周一晃而过,还没来得及带他们再去吃一次海底捞,再去一次南海公园散步,我便要立刻奔赴G20安保一线。分别总是在车站,“我走了,你们回去吧。”我平静的说着,一边掏出耳机戴好,一边大步往前走。“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歌还在不停地循环着,这次我没有回头没有挥手,背后的妈妈不知道是又止不住的流泪,还是看着她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嘴角也会有着向上微扬的弧度。

我的妈妈是一位军人的妈妈,是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妈妈。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