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针线包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李东印责任编辑:薛祺
2017-04-21 09:02

在常人看来,针线活原本是女同志做的事情。然而,从建军初期的红军时代起,看似普通却满装执着与信仰的针线包却成了军人被装中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正是从那时起,缝缝补补的针线活与军人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那个枪林弹雨的峥嵘岁月里,广大指战员抛家舍业,浴血奋战,用自己的双手缝补衣衫被装,缝制马鞍粮袋,凭着顽强的艰苦奋斗精神与战无不胜的大无畏气概,战胜种种艰难困苦,使我军由小到大,由弱变强。近百年来,针线包的形状与内容虽然发生了变化,却在军队建设的宏伟征程中,发挥了神圣的、不可替代的作用。

1982年冬,我怀着美好的憧憬穿上了“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式的绿军装,做的第一次针线活是新兵连即将结束时缝领章,别看这如此简单的事情早已成了老兵们的家常便饭,但对刚到军营不久的新兵来说,却是一道极可能发生流血事件的技术活。无论班长怎么手把手地精心指导,但笨拙的双手总是像冻僵了一样不听使唤。

对新战士来说,缝被子更是一项技术性强的大工程。为了不影响内务,战友们拆洗被子一般都安排在夏日的周末进行。首先是拆洗。为了解决被套大不好搓洗的难题,大家自创了一个简便易行且行之有效的办法:先把拆好的被套泡到放有半池洗衣粉水的水池里,浸泡片刻后赤脚站在被套上翻来覆去地踩,不一会工夫,被套上的污垢就会神奇般地变得无影无踪。再就是装棉絮和缝制。这是拆洗被子的关键环节,先把晒干的被套翻过来在地上展开,然后把棉絮平整地铺在被套上面,从被套没开口的一头开始,把被套和棉絮一起卷起来呈蛋卷状,然后从开口的一头慢慢地翻转铺平,这样就可以一针一针地缝制了。缝被子要求线的走向要直、针脚要小且均匀适度,尽管老兵们在一旁指导做示范,但“一针见血”的事情仍时有发生。

随着军龄的增长,我们不但学会了熟练缝补军装被褥,还学会了缝补破损的飞机蒙布和各种布套,以及包包子、包饺子、理发等其他基本生活技能,使针线包在军营中派上了更大的用场。

“小小针线包,革命传家宝,当年红军爬雪山,用它补棉袄……”。随着生活条件的逐步改善,好多连队都配上了洗衣机,军营内也相继开起了缝纫部和干洗店。与现代手段相比,手工拆洗、缝制衣被的方法虽然比较原始,且针线包的用场亦不像当年那样普遍,但它却早已从缝补衣被慢慢地转变成人民军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一个有效载体,洗掉的是官兵的慵散、懒惰与娇气,缝出的是人民军队艰苦奋斗革命传统的代代传承和战友间亲如兄弟的纯洁友情。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