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徐贵祥责任编辑:薛祺
2017-04-21 08:53

上世纪70年代末,我所在的部队赴边境执行任务,本连出了个战斗英雄。部队归建后,我被抽调到军创作组,主要的任务就是撰写报告文学《炮兵英雄王聚华》,反复修改,数易其稿,第一次投稿,梦寐以求自己的作品能够变成铅字。很快就有消息,作品将结集由河南人民出版社出版。我们这些战士作者,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不久,新书出版,文化处通知我们去领书,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用颤抖的手打开目录,从头往下看,可是看着看着,我的心就沉下去了。天哪,我们那个创作组六七个人,其他人的作品都在书里,唯独我一个人的作品没上,我怎么向我的连队和首长交代啊!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寻短见的念头都有。

几天之后,我背着铺盖灰溜溜地回到连队,我对指导员赵蜀川说:指导员,我对不起连队、对不起王聚华,我写了半年,可是人家没有用。赵指导员说,怎么会啊,你那个稿子我们看了,写得挺好嘛。你把这本书留下来,我来看看。第二天一大早赵指导员就告诉我说,书我看了,有的比你写得好,多数不如你。咱那篇稿子他们没有用,是他们的问题,不是咱们的问题。

那段时间,我对文学心灰意冷了,把全部心思用在训练和工作上,班长当得很好。我带的那个班是全团示范班,炮兵基准班。不久,团里又推荐我考取了军区炮兵教导大队,并且于一年后毕业当了排长。那时候当个小军官,浑身都是劲,把我那个排带得朝气蓬勃,虎虎生威。

后来得知,我的第一篇作品《炮兵英雄王聚华》当年未能及时出版,果然不是我的问题。因为我们连队那个英雄,是个二级战斗英雄,而其他那些创作骨干书写的对象,是一级战斗英雄。另外,那本书还有续集,我的作品会编在续集里。当时如果没有指导员的那一番话,也许我就破罐子破摔了。

1984年春天,我所在的部队再次到前线执行任务,战斗间隙,在热带丛林十分艰苦的环境里,我仍然坚持文学创作,常常夜不能寐奋笔疾书。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一共写过6部中篇小说。那时候,侦察大队的同志都知道我是个作家,大家随时准备祝贺大作发表,我也随时准备一鸣惊人,但我很快失望了,投稿后几乎全都石沉大海。每周,麻栗坡邮局的冯大爹挑着沉重的担子,翻山越岭来到前线,都会引起我无限的期待。起初,通信员赖四毛只要发现有我的大宗包裹,就会欢天喜地地冲进连部大呼小叫:徐干事,你的作品发表了!可是每次打开,都是退稿,搞得我无地自容。年轻的时候自尊心和虚荣心都很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老是吃退稿。后来,我找赖四毛郑重其事地谈了一次话,以后但凡有我的大宗包裹,先藏起来,等没有别人在场的时候再交给我。

1985年冬天,部队已经回营归建半年了,我由师机关的干事调任侦察连指导员,有一天我到通信员和文书合住的宿舍检查卫生,发现赖四毛的床下藏着一堆脏乎乎的东西。我问这是什么东西,赖四毛鬼鬼祟祟地说,指导员,是你的退稿,怕别人看见了影响不好,我把它藏起来了。我掂掂包裹,很大很沉,心里疑惑,我哪里会有这么大的退稿啊?我让赖四毛把包裹打开,眼前顿时一亮:原来是十本崭新的《小说林》杂志,打开封面一看,眼前更亮,我的中篇小说《征服》赫然出现在头条上。这次成功就像打开了闸门,此后不久,就接到《清明》《莽原》等文学刊物的刊稿通知,6部中篇小说,有4部居然早在半年前就发表了!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