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瑞金时朱德为何要与党小组长“约法三章”

来源:学习时报作者:张东明责任编辑:薛祺
2017-04-18 17:37

“种菜能手”朱德。

在战火纷飞的革命年代,在血与火的斗争实践中,面对正义和邪恶两种力量的交锋,光明和黑暗两种前途的抉择,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们几经挫折而不断奋起,历尽苦难而淬火成钢,体现了坚强的政治觉悟和党性原则。朱德就是其中一位。

党内没有特殊党员。革命战争年代,朱德在江西瑞金时,曾经被编在中央军委机要科党小组过组织生活。他担心党小组长顾虑他是首长,把他当成“特殊党员”,便与党小组长“约法三章”:一是党小组过组织生活必须通知他,二是党小组给每个党员分配任务时必须有他,三是党小组长必须定期听他汇报思想情况。抗战时期,朱德和中央其他领导同志一样,每天非常忙碌。一天,朱德所在的党小组响应总部机关支部的号召,利用党日活动时间搞了一次平整操场的义务劳动。这个小组大多是警卫班的党员,当时朱德正在作战处埋头工作,党小组长就没有通知他去参加义务劳动。事后,朱德知道了这事,便找党小组长作检讨,并在小组会上作了自我批评。他说:“党内没有特殊党员,都是普通党员。每个党员都应当尽一个党员的义务,总部机关的同志参加平整操场的义务劳动,是我建议的,党组织也作了决定,我理应带头执行。这次义务劳动没参加,是说不过去的,欢迎同志们对我提出批评,监督我严格执行党的决定。”不久,朱德又在警卫战士面前提起这件事,再次做出了自我批评。他严以律己、认真作自我批评的精神,感染着许多党员,教育了广大群众。

我是共产党员,我的义务是执行党的决定。1935年6月红一、四方面军在懋功会师后,中央政治局在两河口举行会议,通过了北上抗日的决定。对这个决定,红四方面军领导人张国焘不愿执行。为搞好团结,朱德诚恳地同张国焘彻夜长谈,但被张国焘一口拒绝。事实上,懋功会师后,张国焘看到中央红军减员严重、装备给养困难,自恃兵强马壮,便打起了恃强夺权的如意算盘。8月3日,红军总部决定将红一、四方面军重新编组,分左右两路军北上,左路军由朱德、张国焘率领。9月15日,张国焘在阿坝召开中共川康省委和红四方面军党员活动分子会议,公开提出南下主张,并煽动与会者批评中央,围攻朱德、刘伯承。会上,面对张国焘一伙的喧嚣,朱德十分平静,若无其事地翻看手中的书。张国焘逼着朱德表态反对北上,其亲信黄超竟然狂妄地跳起来,骂朱德“老糊涂”“老右倾”“老顽固”。忍无可忍的朱德拍案而起,桌子上的茶杯应声摔碎在地上:“党中央的北上方针是正确的。北上决议,我在政治局会议上是举过手的。我不反对北上,我是拥护北上的。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的义务是执行党的决定。”被编入左路军的原红一方面军对张国焘违反中央决定的行为十分不满,一些干部甚至酝酿私下拉部队去找中央。为避免因擅自行动导致更严重局面,朱德曾对他们说:“我们一定要坚持真理,坚持斗争,坚决拥护党中央北上抗日的路线,但要掌握正确的斗争策略,要顾全大局,维护红军的团结。”在朱德的开导教育下,大家才隐忍下来,并在事实上成为牵制张国焘的重要力量。

我们共产党人做事,就要有前人种、后人收,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精神。长征途中,由于粮食奇缺,又吃不上青菜,许多战士得了“雀蒙眼”(即夜盲症)。而在当时缺医少药的情况下,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多吃青菜。为此,朱德号召所有部队,只要有条件,都要种菜;没有条件的,也要多挖野菜吃。1936年,红军长征来到炉霍,总部决定部队在此作短期休整。朱德让警卫员到老乡家里买来一些菜籽,借来木犁,套上一头骡子,在驻地墙外的一块空地上种起了菜。半个月后,朱德种的菜已经冒芽了,齐刷刷、绿油油,鲜亮极了。不料就在这时总部下达命令,说过几天部队就要开拔去甘孜和二、六军团会师。这天傍晚,朱德招呼警卫员一起,再去给菜浇浇水,施些肥。警卫员嘴上答应着,行动上却磨磨蹭蹭的,一边找水桶,一边小声嘟囔:“菜长得再好,我们也吃不上了。”朱德一听,笑了,耐心地开导他说:“同志啊,我们吃不上,有啥子关系么?只要后续部队来了能吃上就行。即使后续部队不经过这里,留给老乡们吃也好嘛!我们共产党人做事,就要有前人种、后人收,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精神。咱们今天干革命,挨冻受饿,流血牺牲,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给千百万人民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谋幸福。这就是我们共产党人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我看你这个小脑瓜里还多少有点子不好的东西哩!走吧,先跟我去浇水。至于道理嘛,晚上躺下了再慢慢想。”木不钻不透,话不说不明,理不讲不通。警卫员是一个新党员,听朱德这么一说,心中豁然开朗。他提着水桶,高高兴兴地向菜地跑去。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