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兴军离不开“沉默的砥柱”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桑林峰责任编辑:姜可
2017-03-27 16:57

今年3月22日,网上网下的人们都在自发地缅怀一位科技功勋——中国工程院院士、歼10飞机总设计师宋文骢。去年的3月22日,他走完了86年的人生旅程。

“时代到处是惊涛骇浪,你却低下头,甘心做沉默的砥柱。”斯人已逝,风骨犹存。正是宋文骢等的潜心铸剑、默默砺剑,让歼10一飞冲天,让中国空军叱咤蓝天,让中国军队走得更高更远。

科学是浪漫的,科研却艰苦而寂寞。宋文骢,心怀强国壮志,澎湃强军雄心,血液早已融进钢铁雄鹰。在歼10这个项目中,他投入了全部热情和激情,一辈子淡泊名利,甘坐“冷板凳”,甘当寂寞奉献人。他极少接受媒体采访,2009年当选“感动中国”年度人物时,中央电视台采访,才被迫答应。

立不朽之业,方有不朽之名。1998年3月23日,歼10首飞成功,他喜极而泣,把自己的生日从3月26日改成了3月23日。他也因此被誉为“歼10之父”。

今天,科技兴军的时代号角已经吹响、战鼓已经擂响。实现科技兴军,不是一句口号,也不能一蹴而就,它离不开一大批像宋文骢那样“沉默的砥柱”,离不开他们身上的“冷板凳”精神。

还记得圆梦飞天之路的“总总师”任新民吗?在航天领域,他与屠守锷、黄纬禄、梁守槃并称为中国“航天四老”。从东风一号导弹,到长征三号运载火箭;从放飞东方红一号卫星,到担任载人航天工程首席顾问,中国航天事业从未少过任老的身影。他用一句简单的话对自己61载波澜壮阔的“航天人生”做出概括:“我一生只干了航天这一件事。”这句平凡的话语,是他人生最真实的写照。

还记得“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吗?“一定要造出中国的核潜艇。”誓言无声,惊涛骇浪。从1958年到1986年近30年间,黄旭华一直隐居在大洋某座荒岛上。广东老家的父亲临终前都不知道儿子在哪里、干什么去了。母亲93岁才盼回花甲之年的儿子。他用“血一滴一滴慢慢流”来形容自己的付出。

还记得“太行”发动机总设计师张恩和吗?他被人们誉为“拼命硬干”的“犟种”,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干发动机。在“太行”研制攻坚的9年多时间里,张恩和没休过一次节假日,几乎每天都工作到夜里10点以后。他说:“‘太行’是我的命根子、眼珠子,不拼能放心吗?”朝闻道,夕死可矣。在张恩和心中,“誓死也要搞出国产航空发动机”,这就是航空人最大的道与义。

“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还有“歼20总设计师”杨伟、“辽宁号航母总设计师”朱英富、“神舟载人飞船总设计师”戚发轫、“东风31洲际导弹总设计师”刘宝镛……这些名字很少出现在人们的面前,但他们都是“国之栋梁,大国脊梁”。他们的存在就是战斗力,就是强军兴军的推动力。他们,“比十颗原子弹更具有威力”。

花钱买不来科技兴军。唯有寂寞,才能培育出美丽的创新之花;唯有奉献,才能催生出丰硕的创新之果。科技英才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心怀家国大义,不怕坐“冷板凳”,甘当“沉默的砥柱”,让奉献燃烧生命,让青春托举使命,让手中的大国重器扬我军威、震撼敌胆。

科技兴军事业,本身就是一项奉献的事业,除了青春、亲情、健康,甚至还有生命。诚如泰戈尔所说,夜把花悄悄地开放了,却让白日去领受谢词。有的创新项目一干就是十多年,甚至数十年,如果没有寂寞奉献精神,没有铺路搭桥精神,没有开放共享精神,很难让科技创新的幼苗开花结果。

如今,虽然科研条件好了,生活待遇好了,但科学事业是寂寞者的事业没有变,创新活动是奉献者的活动没有变。要想在科技创新领域有所作为,前辈人的奉献精神不能丢,优良的学风研风不能丢。只有耐得大寂寞,方能产生大成果。那些急功近利、盲目跟风、粗制滥造者,很难与大国利器挂起钩来。

马克思说过:“在科学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辞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科技工作者尤其是军队科技工作者,只有自觉向我国科技英才、科技功勋学习,大力弘扬“冷板凳”精神,把全部心思和精力投向科技兴军的伟大事业中,才能实现独创独有,抢占技术优势,为强军兴军提供强大智力支持和科技支撑。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