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当家”,短板补在任职前

—— 走近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编组连训练”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胡彦涛、王曦、记者周远责任编辑:姜可
2017-02-28 08:57

学员正在按照“编组连训练”模式组织训练(李宝臣 摄)

军报记者讯(胡彦涛、王曦、记者周远)2月17日下午,石家庄机械化步兵学院学员五队新学期第一堂理论辅导课上,学员黄智鹏在讲台上拿起教鞭,有模有样地讲述某型轮式步战车教练射击的组织流程、注意事项,娄亚辉、刘冬两名教员则安静地坐在台下认真听讲。

在新年度教学中,该院继续探索展开“编组连训练”,即“学员全程组训,教员全程指导”。这种教学模式,要求学员队不仅要按照连队建制编组,还要求担任编组连骨干的学员,按照连队训练的模式,自主完成理论授课、训练筹划、训练保障、训练组织、训练讲评等工作,教员只在必要时给予指导帮助。

某型轮式步战车教练射击课目中,黄智鹏担任编组连连长,实装训练前的理论辅导由他负责。可是,角色升级容易,能力升级不易。其实,编组连的骨干们都当得比较吃力,甚至有些方面还出了洋相。

学员正在按照“编组连训练”模式组织训练(李宝臣 摄)

理论授课总分100分,最终只得50分——

既要能参训,更要会组训

指导员张玉珂红着脸从讲台回到座位,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

连长黄智鹏进行完理论授课后,对大家说:“看指导员还有需要补充的没有?”就这样,张玉珂被“逼”上了讲台。

“讲什么呢?”张玉珂边往讲台上走边想。尽管张玉珂走得很慢,可从座位到讲台就几米的距离,他来到讲台时,还没有想好说什么,脑子里一片空白。“对不起,我还没有准备好。”小声道歉后,他狼狈地红着脸走下讲台。

接着,教员娄亚辉走上讲台,对编组连理论授课情况进行讲评:“如果满分100分的话,我只能给你们50分。”听到这个评价,黄智鹏脸红了。得这么低的分,和他有很大的关系。

作为编组连连长,这次室内课,主要由黄智鹏进行实装训练前的理论授课。尽管提前3天进行准备,但习惯了在课堂上听教员授课、自己在台下听记的他,走上讲台就慌了神。一会儿讲理论,一会儿讲射击流程,内容主次不清、层次不明。学员倒是很配合,听得很认真,但大部分人一脸迷惑。黄智鹏一句“我讲完了,大家听明白了吗?”刚出口,就有十几名学员举手提问。

课后,张玉珂紧张地说:“刚才是害羞,这会儿更多的是后怕。试想,如果刚才是我在任职连队的表现,战士们怎么看我这个指导员?在连队怎么立足?”黄智鹏坦言:从参训到组训,必须提升自身的语言表达能力、筹划协调能力、组织指挥能力!

学员正在按照“编组连训练”模式组织训练(李宝臣 摄)

明明按规定设置,观察所却不能通视——

理论到实践,需要灵活转化

学员五队的学员,再有5个月,就即将奔赴一线部队成为基层干部。学员邓玉峰原本以为,自己在书本上学习到的东西,很快就能派上用场,现在他认识到“从理论到实践,这件事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为了让更多的学员在“编组连训练”中得到锻炼,该院火力运用教研室规定:一个课目结束后编组连骨干就要更新一次。这次,学员邓玉峰担任某型步战车并列机枪射击课目的编组连一排排长。为了当好这个编组连值班排长,他利用休息时间,提前背记了10多页的训练教案。可是,他还是在具体组织时遭遇了尴尬。

2月17日上午,邓玉峰作为值班排长,将队伍带到训练场后,迅速组织人员设置训练场地。教研室主任樊建文检查后指出,按照教材上的“训练场地示意图”,你们设置得比较规范,却没有根据现地实际情况进行灵活应对:后方观察所设在一个土堆后面,并不能通视射击场,无法发挥作用,成了摆设。

讲评结束,编组连重新设置了后方观察所。看着忙碌的训练场景,樊建文说:“观察所设置,事关训练安全,设置有问题,我必须当场纠正。其实,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我留给学员们自己发现。”

果不其然,训练开始后不久,就有不少学员抱怨:弹药所设在沟旁边,请领弹药要绕道走远路,白白浪费体力;交流讨论区设置在指挥所旁边,担心影响教员指导教学,不敢放开讨论……

训练结束讲评时,邓玉峰主动向大家承认错误:“今天我这个值班排长当得不合格,刻意照搬书本理论。希望大家吸取我的教训,到部队任职后灵活运用所学知识,有时不一定要追求横平竖直、左右对正,合乎实际情况的才是实用的。”

学员正在按照“编组连训练”模式组织训练(李宝臣 摄)

双眼紧盯射击场,却没把训练组织好——

眼观六路,还要耳听八方

2月17日上午,某型步战车并列机枪射击课目训练场上,作为编组连连长,黄东山双眼紧盯几台步战车,时而帮助受训学员纠正动作,时而讲解射击技巧。他有自己的小算盘:出水才看两腿泥。这届编组连骨干在场地设置等方面表现不好,只要射击组织得好,就能赢得教员肯定。

没过多久,训练就被叫停。樊建文把黄东山拉到一边,严肃地问:“有学员在搬运弹药中嬉笑打闹;指挥所在前一辆车未射击完毕的情况下,就让下一辆车通过射击出发地线,这些都是安全隐患,作为连长要及时制止,你没有看到吗?”

“我在组织射击呢!”听了黄东山的解释,樊建文火了:“作为一连之长,训练场上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训练安全、秩序,甚至战士们的吃喝拉撒、喜怒哀乐,都要关注解决好。”

教员刘冬说,学员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他们在学校往往只考虑如何提高自己的学习训练成绩,还不会站在全局上思考问题。

前不久,一个编组连在组织训练前,连长发现训练秩序不正规,当面批评了几个人,可还有学员搓手、跺脚,甚至有学员把脖子缩进大衣里。“他们拿我这个连长不当回事。”看着委屈的编组连连长,刘冬语重心长地说:“天这么冷,你让学员们面朝大风听你讲话,他们能认真吗?”

随后,这名连长重新调整了队形,教学秩序得到了很大改善。事后,这名连长感慨地说:“通过在编组连骨干位置上的磨炼,可以把短板补在走出校门之前,让我更有信心走上任职岗位。”

学员正在按照“编组连训练”模式组织训练(李宝臣 摄)

学员正在按照“编组连训练”模式组织训练(李宝臣 摄)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