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慰祖:追求一种“偷着乐”的幸福

来源:军报记者作者:梁蓬飞 陈红责任编辑:曾礼明
2018-07-04 20:09

追求一种“偷着乐”的幸福

——记军委联合参谋部某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吴慰祖

■本报记者 梁蓬飞  通讯员 陈红  

86岁高龄,中国工程院院士,学科带头人,专业技术一级,手握内部出版的4部专著教材、大量学术报告、10余项国防发明专利……对于一名记者来说,面对这样的采访对象总会异常兴奋,因为他们从来不缺“猛料”、不缺故事。

军委联合参谋部某研究所研究员吴慰祖就是这样的人。然而,当记者与他面对面时,才意识到这是一次艰难的采访。“这个涉及秘密”“那个不能说”“你的问题不便回答”……整整3个小时,吴老一句接着一句带有歉意的婉拒,使人越深入了解这位慈祥的耄耋老者,越觉得陷入了一个大大的谜团。

在有限的可以公开的资料里,吴慰祖是“枯燥”的:他开辟了我国精细化工军事应用新的研究领域,使之成为一门与物理、生物、微电子等学科紧密相关,达到国际先进水平的综合性学科。他先后主持近30个国家和军队重点项目科研攻关,取得40多项重大科研成果,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20余项,产生重大军事效益。

常言人生如书,但吴老这本书的精彩却无法示人。由于所从事工作具极高的保密性,吴慰祖很少有机会站在聚光灯下,这半个多世纪以来一直支撑他不离不弃、奋勇攀登的,是一种“偷着乐”的幸福。

吴慰祖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届大学生,1950年考入清华大学化学系,后转入北京大学就读。1953年毕业后,他怀着“知识报国”的初心携笔从戎,进入我军科研院所工作。“板凳要坐十年冷”,他一坐就是65年。

这注定是一场寂寞漫长的独行。入伍之初,专业领域国内无人涉足、工作环境条件一穷二白、技术资料储备一无所有,更要命的是,无人可以辅导、无处能够进修、无法对外咨询,按吴慰祖自己的话说,“只能硬着头皮自己摸索、自己干”。

没过多久,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就用完了,工作迟迟打不开局面,心急如焚的吴慰祖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本领恐慌。怎么办?他如饥似渴的到医学院旁听,到原子能研究所见学。本专业为他关上了大门,他试图从别的专业学科汲取知识养分打开一扇窗。

“凡是创新领域,总要拓荒者刨下第一锄,后来人才能接续耕种。”吴慰祖回忆当年的自己,经常陷入“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困苦,那种困苦足以让一般人感到绝望,但他从来没有停止前行,因为走着走着就会“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小确幸”,瞬间让他干劲十足。

吴慰祖说,这是一种“偷着乐”的幸福。当一项科研攻关取得重要进展,当一项科研成果投入使用并且发挥了重大效益,心里总是乐滋滋的,很有成就感,但又不便与人分享,只能自己一个人暗自高兴、独自享受。也就是每每此时,他才开始发觉,自己身为军队科研人员的日常工作是那么重要,与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联系得如此紧密。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是吴慰祖挚爱的诗句,他说这很能代表他的心境:学术科研成果不能写成论文发表,有的不参与评奖,无法得到学术界认同,属于“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成名成家”这对孪生兄弟,在他那里只能二者取其一,只能“成家”,不能“成名”。

这是吴慰祖的名利观,也是他的荣誉观。在吴老眼里,一个人参军入伍,就是为国防事业做贡献的,不是为了高官厚禄。国民革命时期,黄埔军校有一幅对联:“升官发财请走别路,贪生怕死莫入此门。”他经常引用告诫研究所里年轻的后辈:只要在部队服役一天,级别待遇等问题就一直存在。既然选择了奉献的职业,就不要过多纠结于个人得失。

吴老的一生,经历多次体制编制调整,数易岗位,从来宠辱不惊。那年他当上了副所长,“屁股还没有坐热”,就赶上几个单位合并。他被组织申报为研究所政委,最后时刻因为精简机构、编制调整,研究所不设政委岗位,又被撤了下来。吴慰祖心里没有掀起什么波澜,相反觉得很释然,因为他可以在他钟爱的“研究员”岗位上,一直心无旁骛地干下去,继续收获那种令他痴迷的“偷着乐”的幸福。

一生精研,只为报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如今的吴慰祖,正在经历又一场军队改革,尽管被列入“编余”,尽管可以在院士的功劳簿上颐养天年,仍他坚持奋战在工作第一线。吴老告诉记者,他现在每天都来上班,有时一个月要出差三四次,因为手上还有三个项目没完成,都是新领域、新技术、新材料。

86岁的吴慰祖,还和他年轻时一样风风火火、马不停蹄。

2018年5月28日,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吴慰祖现场聆听了习主席重要讲话。

习主席强调,中国要强盛、要复兴,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努力成为世界主要科学中心和创新高地,要求我国广大科技工作者把握大势、抢占先机,直面问题、迎难而上,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引领科技发展方向,肩负起历史赋予的重任,勇做新时代科技创新的排头兵,努力建设世界科技强国。

“形势逼人,挑战逼人,使命逼人啊!”吴慰祖说,“只要我的脑子还能工作,我的脚步就不会停止。”

 

页面加载中,请稍后…
0/0